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惊人巧合:与美国敌对国家的结局

 版主按:或许这是奇谈怪论,但仔细一看,确实是这般如此。纵观历史,真的,凡是叫板美国的,都没有什么好的结果。



2010年10月11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州长施瓦辛格访问俄罗斯期间亲自为其开车。俄罗斯是当今世界军事力量排名第二的强大国家,而且历史上俄罗斯就以强悍著称,它与美国有长达数十年的对抗。梅德韦杰夫作为俄罗斯的总统,他居然为一个曾经的敌对国家的地方政府领导人开车,表面上看确实令人难以理解。但如果我们翻开现代国际史,认真思考世界各国在近百年来的兴衰,就不难理解梅德韦杰夫为施瓦辛格开车的行为,也能够体会到梅德韦杰夫此举的深刻用意及其作为一个对自己国家高度负责的政治家的深谋远虑。

上个世纪中叶,公开与美国为敌的大国有纳粹德国、日本,这两个国家最终都被美国或美国与其它国家联合将其打败,如果美国也和纳粹德国及军国主义的日本一样残暴,那德国和日本早已从地球上消失。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日本大力配合美国对日本的政治改造(日本的新宪法就是美国人为其制订的)。在朝鲜战争中,日本同样大力对美国提供支持。日本的行为最终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美国向其开放了巨大的国内市场,提供了先进的管理经验,输送了大量的工业技术及建设资金,日本在美国的支持下迅速成为了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而在1937年以前,日本在经济实力在世界的排名仅为第六。

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在访问波兰时突然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下跪,1990年德国总理科尔在访问以色列时再次向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下跪。这两个德国政府领导人的行为自然有德意志民族对自己曾经的罪恶进行忏悔的意思表现,但更多的却是对强大的美国(犹太人在美国有强大的政治、经济、科技实力)的畏惧,以及对与美国为敌给本民族所造成的巨大苦难的后怕。德国对美国的忏悔当然也有收获颇丰,它顺利地成为了世界第三经济强国,它的人民过着自由、民主、稳定、富足的生活,它在国际上的政治地位也与日俱增,根本就不象一个战败的国家。德国人民对一战失败后的屈辱、贫穷、饥饿与苦难可是有深刻记忆的。

二战结束后,苏联从德国及中国的东北掠夺了大量的工业设备与其它财富,加之其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欧洲其它国家的经济大多被二战的战火毁灭,所以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统治集团自以为可以挟二战之余威统治世界,他们挑起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冷战,以牺牲苏联各族人民的基本生活条件为代价积累起一度超过美国的强大军事力量,与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对抗。但最终却被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与先进的政治制度拖垮。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民的生活与一个战败国家基本无异。民族分裂,国土丧失,人民饥不裹腹。这样的结局当然也使自叶利钦起的俄罗斯国家领导人对美国的真正强大感到畏惧,以及与美国为敌后果的后怕。被称为俄罗斯硬汉的普京曾经想继承斯大林的强悍作风,但俄格战争后国际石油价格从最高的147美元跌到33 美元,使主要依靠石油获得国际收入的俄罗斯经济遭受重创。石油战的失败对于俄罗斯来说一点也不比一场真正的战争所带来的损害小。2010年4月7日,普京在出席卡庭森林事件纪念活动时出人意料地向死难者纪念碑下跪,同时俄罗斯在美国主导的有关制裁伊朗的所有活动中都基本持配合的态度。经过长达数十年的苦难与长期的思考,俄罗斯终于明白,一切与美国为敌的国家或个人(多数为独裁者)都是没有好下场的,一个国家要实现自由、民主、稳定与富足,绝不能与美国为敌,梅德韦杰夫的开车行为只是这种醒悟后的表现。

我们必须明白,美国与任何其它国家不一样,美国不是哪一个民族的国家,美国是由世界所有国家的人民所组成的国家,也就是说,美国是全人类的美国。美国社会有先进的政治制度,美国人民有其它国家的人民所无法比拟的道德素质,美国有最强大的经济、科技、文化、军事实力,美国所代表的是人类发展的方向,那些曾经与这个国家为敌的政治家或政治集团,要么是为了满足其称霸世界的的权力欲望,要么是为了持续地奴役本国或他国人民,否则就是为了维护某种违背人类良知的特权与利益,而他们最终无一不是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当俄罗斯大彻大悟之后,扛起与美国为敌大旗的国家就只有中国、朝鲜、伊朗等极少数国家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