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前总统金大中向朝鲜汇款15亿的前国家情报院职员金基参(49)最近在美国最终获得了流亡批准。

美国法院批准金基参的流亡是考虑到因为其辞职以后揭露的内幕有可能在韩国受到压迫而作出的判决。对于金基参在国情院辞职以后揭露的金大中诺贝尔和平奖疑惑等,美国法院也称是可靠的,所以他的证词内容再一次成为焦点。
金基参于2010年通过名为《与金大中说韩国》一书发表称:“虽说身为国情院职员要把秘密一直带到坟墓里面,但看到了总统被诺贝尔和平奖蒙住了双眼,背叛民族的场面”,“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主张称:“金大中期间无可奈何地持续促进错误对朝政策的根本原因便是对诺贝尔和平奖的强烈欲望”,而且“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目的,动员国情院施行海外工程,向金正日行贿近2兆韩元(约15亿美元)”。
他还称,前总统金大中1999年7月获得菲拉德尔斐亚自由奖后认为,如果准备好韩朝间的划时代性突破口,那么就很有信心得到诺贝尔和平奖。
他还强调称:“1999年末,全世界都在期待新千禧之年时,金大中和金正日结束了绝密的行贿受贿交易”,“将会提供给朝鲜价值为近15亿美元的钱包”。
他称以前作为前总统金大中的公务助理金韩静在国情院对外合作协作室中说明了:开展休战线“和平音乐会”;在瑞典和挪威携公款,美化发行金大中的前期人生历程;促进了前南美共和国总统纳尔逊•曼德拉(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等情况。
金基参还强调称:“朝鲜(从韩国得到的钱)把钱用来从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地购买起爆装置等开发核武器所需要的核心物资”,“朝鲜得到现金进行韩朝首脑会谈等并假装呼吁和平,帮助金大中得到诺贝尔和平奖”。
金基参称他作为一名韩国人在国情院工作时看到金大中政权为了诺贝尔和平奖,促进韩朝首脑会谈及其后续过程等而感到愤怒。辞职后感到将会有被暗杀的危险,所以他逃到美国申请了流亡。
他虽然于2008年4月召开的一审中也被批准流亡,但是据悉美国法官连续3年上诉进行审理,最终于去年年末获批流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