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4日星期三

中国,请拒绝阿Q式的革命


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是一盏指路明灯。除了过去的经验,我们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判断未来。

中国数千年来的历史就是为推翻压迫而造反的历史,结果又怎样呢?不都是以义始而以利终吗?刘邦、朱元璋是造反领袖中的姣姣者,但我们看不出他们建立的王朝,比之他们的前代有多少本质上的差别,它们的统治理念有什么明显的进步。

因 为历代王朝是马上打来的天下,他们理所当然地靠武力坐天下。武力坐天下本身就是压迫,本身就是不公。既然大家现在早已习惯,认为它理所当然,就不再需要重 复这种革命了。如果下一次的革命,仍是这样,以暴制暴,以暴取利,那又有什么意义?我们中国人所需要做的,就是坐下来等待,等到像秦二世、隋炀帝这样的暴 君早点死掉,换上一个温和一点的君王。这样做的代价、风险都小很多,效果比起改朝换代也不会差。秦二世的儿子,如果他有的话,或许会比隋文帝的继位者要仁 厚一些。

王朝兴起,王朝衰败的轮回当中,到时受害的是更多的穷人,因为富人有办法逃离,实际上他们正在逃离。穷人的暴动让少数幸运者能够住住上豪宅、喝上茅台、然后“想谁就是谁”,明里暗里三妻四妾。当然,阿Q不会承认自己是阿Q,但他所行之事让我认出了他的阿Q的骨子。

贫穷的革命者对现实不满多半是因为自己活得不好,被人轻视,他们的抱负中少不了有“争个出人头地”的个人主义的成份,他们希望通过革命改变身份地位,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资源,改换自己的生活。

而 真正的革命,必须是一种文化思想层面上的革命,即以现代文明先进的政治道德来替代暴力打江山,武力坐江山的改朝换代模式,革命的最终目的,是告别一姓天 下,告别一伙子王公大臣凑在一起公权私用,瓜分利益的政治不文明,把这个封建了几千的古老国度,改变成完完全全、货真价实的民主宪政共和国。小声地问一 声,你做得到吗?

买不起房,娶不起妻的人他们的愤懑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急吼吼的高呼革命口号是不是有个人的目的?纵使你是一个天生的圣徒,完全脱离了饮食儿女这样的俗事,你一身是铁又能打出几颗钉?你能保证周围的人和你一样?你能保证他们个个以你同样的抵制豪宅、珍肴、佳酿与美女?

从小学课本中我们知道方志敏的清贫,但从逻辑上来讲,(如果他懂得辩证逻辑的话),方志敏之所以有现在的这些名声,正好证明了他的失败,因为这反证了像他这样的人太少了。
你那些受苦受穷的亲朋好友们,见你做了大官,掌握了公共资源,他们不找你要一点好处,那他们就是傻子。你不好意思把他们全部得罪光了吧?如果他们当中有人打着你的名去大捞好处,你又将怎样区处?你有决心把他们抓起来?

贫穷者最容易被腐蚀,在农民眼里公平正义永远没有三亩地一头牛来得实在。如果大众是这样的层次,公平正义就是沦落成一个没人照看的孩子。

富人革命家投身革命的动机则多有理想主义成份,他们的目的是改变社会,革除旧社会的等级、规矩和陋习,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这里我们不妨看看美国革命。

中国和美国,不仅在地理上是大致相对的,它们的历史和现实大致也是相对的。美国不是没有自己的问题,但从大处看,它做到了让它的公民有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它对自己的穷人也相当不薄。为君何能尔?因为在美国掌舵的人当中没有人贫德贱的阿Q这号人。事实上美国从殖民地时代开始,它的领导者们是一批又一批富翁,他们非牛津、即剑桥,他们是一批有强烈的理想信念的社会改造家,而不是“杀去东京,夺了鸟位”的造反者。

我们知道马萨诸塞湾殖民地的创始人约翰•温思若普(John Winthrop15881649)生于豪门,富甲一方,拥有自己的农庄,仆从成群。他以自己的财力配备了一支移民船队,史称“温思若普舰队”,他在去新世界的航行途中,高调倡议有钱的同工们做“慈善的典范”; 罗得岛殖民地的创始人罗杰·威廉斯(Roger Williams16031683)一下就可以拿出钱来买下一个海岛,让它成为自由的乐园;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的业主威廉•彭(William Penn16441718)的家可谓富可敌国,因为国王欠他们家一笔巨款。他的“宗教自由、非暴力、公平正义”的理想让他到北美去进行他的社会实验。

我 常思索这样一个问题:如果领导美国革命的华盛顿家里只有三间茅屋,他会不会在打走了英国人之后如此痛快地交权回家?我们知道,华盛顿交权不止出于被动的爽 快,他的感觉好像是总算是完事了,现在我要回我的波多马克河畔的庄园去享受清闲了。华盛顿的副手,以他独创的游击战术拖垮英军,为美国革命作出了卓越贡献 的内森尼尔•格林将军(Nathanael Greene也是拿自家的钱,为食不果腹的大陆军买粮食,发军饷。

对富贵身份的革命者们来说,金钱于他们不是问题,至少不是首要问题,他们受过的教育,他们得到了食和色上满足,在生理和心理上需求上已经有了的更高的目标。

所以我寄希望于那些先富起来的人们,以他们的财产、教育、信息和资讯,他们比中国的任何人都脱离了当年的阿Q的模样,如果天佑中华,要出华盛顿、林肯的话,就应该出在他们当中。

希望在富豪精英里,出现一批又一批受过教育,有良知,有理想,有担当的人,为国家计,也为自己计,以他们的地位和影响,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养公平正义,让大部分国人,学会像敬畏上帝一样敬畏每一个人的生命和权利,那样的话,民族幸甚!

我并不是说非要等到国人都像瑞士人那么富裕了,再来谈革命。如果真有那一天,谢天谢地,革命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了。

中国人曾经想靠革命来建立“天堂”的梦想,结果闹出了一个世界文明史上的大笑话。中国的事情不能急,求治太切,会引起更大的动乱,对大多数人来说,动乱就意味着灾难。

好 在现在世界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人类社会已经成了一个“地球村”,任何国家想关起门来像从前的皇帝那样残暴专横地对待自己的臣民不仅是愚蠢的,而且极其危 险。在效率极高的大众传媒作用下,世界潮流,普世价值是不可阻挡的,主动接受和被动接受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愿台上的人们走好自己的脚步,领导着国家不断改 良,朝着现代文明转型,而不是相反。希望大家都常怀公平正义之心,揉合进一些老祖宗留下的精神遗产――“温、良、恭、俭、让”,不可贪得无厌,再就是切莫 僭越的上帝位置,妄断自己永远正确,别人的观点就是谬论。

欢迎转载,欢迎辩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