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9日星期一

中南海为何坐等崩溃?


中国民众天天司空见惯的场景是:一辆辆汽车高速行驶,其中一些车辆突然连环相撞,发生车祸,车翻人亡。然后,又是如此反覆,每辆车都有可能成为被撞翻的下一辆。这样的场景似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震惊,因为它每天都在发生,人们的视线已经关注不过来了。


其实在我看来,中共核心人员所在中南海的政治车队,也是这样对接二连三出现一系列〝政治车祸〞习以为常,比如温州动车〝七二三〞相撞事件、湖州织里 民众抗税事件等,以及最近郎咸平教授作出的中共政府全面破产的结论,可见中国每发生一次突发事件都是政治性的,而后来的〝政治车祸〞的恶果都甚于前一次, 但从眼下看,这些似乎并没有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反而对中南海维稳有利,这又是为什么呢?

中南海在等待一次大车祸

其 实,中南海为维稳而维稳的冷漠态度很明显,他们在等着下一个更大的〝政治车祸〞发生,直到让中共彻底翻车、中共头子成为卡扎菲为止。首先,中共不愿意被改 变,任何政治体制改革的尝试也不准许,人权上的松动也丝毫没有,比如二○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新华社发布英文稿称高智晟因违反缓刑规定现被重新收监三年(原 判三年徒刑缓期五年执行),以及同一天北京市政府下令对新浪微博实行实名制,都是中共彻底疯狂的开始。

再比如公民独立参选县级人大代表几 乎全面被打压,甚至像知名作家李承鹏这样的人,一开始高调参选,但随后一系列打击临头,后来再无任何声音发生。人权方面更是毫无进步,城乡二元户籍制度捆 绑每一个人,而且这项利于中共统治的制度要长期化,因为中共宣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即使是实行一千年他们也愿意坚持下去。这也就是说, 假如中共的巨型车不翻倒,政治体制改革无望,人权保障也是根本无望。

其次,中共全力封锁真相的力量时时得到加强,从财力到人力,只要〝指 鹿为马〞有利于中共统治的稳定,就会照样指鹿为马下去。十一月份发生在沈阳军区四名士兵携枪私自走出营门的事件,其实不是〝武昌首义〞,而是班长家的房子 被强拆,他们为之报仇,却被特警击毙在半路上,最后三死一伤。

封锁真相维持暂时的稳定

事件后却没有任何纸 媒、电视、电台等传统媒体报导,网络媒体也一一被了删除,这些也是因为中南海的恐惧,担心引起军中底层士兵的同情而动摇军心,或担心引起军中哗变,或诱发 类似〝武昌首义〞这样的连锁反应。中共面对突然事件而封锁真相,如此恶劣手段经常使用,说明他们知道中共这辆车离翻车不远了,但未翻车之前,他们还是苟延 残喘地控制党声以外的任何不同声音,不让民众或军中的底层士兵知道真相,得过且过。

中共高层十分清楚,中国每天都有各种突发事件发生,中 国的问题谁也没办法解决,江、胡、温、习等所谓集体体制构成的中共〝末代皇帝〞已经毫无办法,束手无策,只能维持暂时的稳定。对于他们来说,全力封锁真相 至关重要,因为任何突发事件和颠覆性的言论,都不是偶然性的事件或情绪化指责,实际上中共就是坐在这样的火山口上,它不肯放弃权力,就是党领导一切的绝对 权力,不肯改变现今的运行体制,这样的结局只能是等着走向崩溃,走向被推翻。一百年前的清末如此,如今的独裁者穆巴拉克、卡扎菲的结局也是如此,中共也不 例外。

中共不用余英时教授的药方

当然,中国今后若发生彻底的制度性变化,最理想就是类似天鹅绒革命、颜色 革命这样的非暴力革命,就是和平演变,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先生说,清末不可能不经过革命的巨变,因为只有旧体制解体后新的东西才能出现,但是这并 一定是暴力革命。革命和暴力是两回事,和平演变这样的革命就是告别暴力,余英时教授提到政权合法性和重建价值观的中心是宪政,就是民主,虽然民主不是一个 理想的东西,但从长期看则是最能保证稳定的制度。

余英时教授为中共所出的药方,中共已经彻底不用了,它只是等着自己的下一个〝政治车 祸〞,因为车毁人亡,才能结束这场靠极权统治和经济增长两个猛药支撑的政治超车赛。我们还应该看到,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永远不会崛起成为世界强国,甚至一场 车祸后的应急反应就可以判断出结果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们自喝自酿的苦酒──经济和政治的双重崩溃,已经指日可待了。或许,二○一二年就是这一年,他们 成为卡扎菲也是这一年。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