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陕西高官个个是李刚,遍地都是黄世仁

陕西高官个个是李刚,遍地都是黄世仁(第三集)  

(参与2012年1月4日讯)在建国六十多年的今天,在不断完善法制,大力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在国家十八大即将召开的关键时刻,众多陕西访民的 遭遇却十分的触目惊心!
打一个不很恰当但却毫不夸张的比方,如果把陕西所有的冤民集中起来的话,应当十个新城广场都站不下。这当中有强行拆迁受迫害的、也 有人命关天家破人亡的、还有为数众多失去生活保障的退伍老兵等等,假如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常去陕西省委省政府等各级政府门口多转转,体恤一下真实的民情, 看看那些冤民的横幅上都写些什么,听听他们的血泪控诉,你就知道陕西省在以赵乐际、赵正永为匪首的高官的治理下,人民过着怎样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老百姓说起腐败,没什么高深理论,没什么精确数据,但极为朴实,极为形象。陕西民间有一流传甚广的经典“段子”,说的是:“如果把陕西从上到下各 级政府高官统统枪毙,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现在又有了最新版,说:“统统枪毙也没冤枉的。”这两个“经典”的警示意义和深 刻程度,实在是超过所有中央文件、领导报告、党报社评、学者高论!为什么以公检法为首的陕西地方各级高官敢官官相护,公然腐败,充当地方黑保护伞拼命迫害 百姓呢?因为在这些人的潜规则里,地方官吏垄断司法权是天经地义的事,各自为政,占山为王,唯我独尊,封杀民告官的司法途径,毁坏法律的权威。地方官常说 的一句口头禅是:“听领导的。”这个领导不是法律,不是党中央,是地方大小诸侯。 中国的诸多法律条文赋予了公民诸多的权利,但非常遗憾的是,陕西公民的神圣权利正在被地方政府,哪怕是最基层的政府随意公开地践踏。不仅如此,许多陕西地 方政府甚至公开地勾结黑恶势力行使他们自己本身就不具备的执法权,其手段之残暴,之下流简直令人咂舌!访民们只是为了替自己或家人依法维权讨回公道,并没 有做出什么偷卖国土或国有资产等的违法行为,相反那些身为党员,披着共产党高贵外衣的陕西各级政府高官们,一边享受着优厚的奉禄,一边暗中和开发商勾结合 伙非法掠夺农民土地以牟取暴利,至于那些公检法大员们则利用手中大权公然和犯罪份子们进行钱权交易,干着欺压良民强奸宪法的行为,还恬不知耻地将他们的兽 性及对百姓迫害的恶行称之为“维稳”。为什么陕西有这么多冤案?为什么上访都不解决问题?为什么还要对访民进行更残酷的迫害,不择手段的对他们动用酷刑、 强行长年限制人身自由、抓捕、判刑、劳教、被精神病、遍地黑监狱、瞒上欺下搞虚假材料等等,而那些真正的犯罪份子们却在高官们的保护下过着锦衣玉食逍遥法 外的生活呢?——因为他们揭露的是地方官员的腐败,他们在阻碍官员们的巧取豪夺!这就是一党专制的腐败,这就是对公民人权的践踏!值此年初岁末,笔者想例 举出很小一部份在陕西省很典型、很有代表性的、性质很恶劣的案例以供大家评论,这些材料是笔者平时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到的。希望能引起中共中央的足够重视, 深入调查实地解决,还民公道,及时清除这些党内害群之马,为十八大的胜利召开铺平道路。

    案例七:誓与包庇杀人犯的贪官斗争到底

    (王继全:电话号码15191236731)

    

    简述:关于对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公安分局局长韩事如暗中指使本局工作人员曹生彪、孙志林包庇放纵赵浩、常振兴、李博等人共同合谋故意杀害我子王晓波的犯罪事实的举报。

    我因有病不能劳动,儿子王小波16岁就到榆林打工。2008年4月24日下午,王小波在电子游戏厅被李博和常振兴当场打死。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 审判常振兴死刑,李博有期徒刑2年。我提出民事赔偿,榆林中院不管。我上诉陕西高院,此案在榆林中院和陕西高院间判来判去已经反复了四次,至今陕西高院维 持对常振兴死缓、李博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的判决。杀人不偿命,难道法律是用来保护罪犯的吗?
     详细案情: 举报人:王继全,男,43岁,汉族,文盲,农民,其妻乔海林,45岁,汉族,文盲,农民,住陕西省榆林市佳县木头峪乡曹家村再山沟2号,(邮编:719203,电话:15191236731)。
    被举报人:韩事如,男,55岁,汉族,大学文化,国家公务员,中共党员,现任陕西举榆林市公安局付局长;
    被举报人:曹生彪,男,50岁、汉族、大专文化,国家公务员,现于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公安分局刑侦队大队任大队长;
    被举报人:孙志林,男,35岁,汉族,大专文化,国家公务员,现于榆林市榆阳区公安分局工作,任刑警。
    案由:徇私枉法(滥用职权)
    请求事项:1、请求依法查处追究本案被举报人共同徇私枉法包庇赵浩、常振兴、李博等人共同有预谋故意杀害人王晓波的刑事责任。2、请求对被举报人 韩事如为后为后台所开的网吧和赌场予以追究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3、请求依法查处本案被举报人韩事如和赵浩共同为被害人王晓波支付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简明事实与理由
    本案被举报人韩事如以权谋私,滥用职权,于2006年(具体时间不详),以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名义与何瑞、曹峰、五冬等四人合伙在位于本市榆阳区西 沙柳营中路区地税局的一栋房子里开办了一个“电玩新世界”的网吧和赌场。(被举报人韩事如在该赌场里入股分红是个后台老板,这是当地人众所周知的事)。韩 事如当后台老板,入股分红开的赌场设在二楼,一楼是涉黑人员曹峰等人主持管理的。曹峰涉黑在当地很有名,韩事如为后台老板办的“电玩新世界”,在当地文化 部门和工商部门办理了营业执照和许可证。但是其手续是不合法的。举报人在其子被害扣曾多次向工商部门和文化部门查阅其情遭到其拒绝。
    由于被举报人韩事如为该网吧(包括所开的赌场)的后台老板。因此该网吧的法人赵浩以及涉黑有名的曹峰、李博便是韩事如的心腹和最忠实的网吧管理人 员。其韩事如为后台老板主营的该网吧为了赚钱,是不择手段的。2008年4月22日,我儿子王晓波等6个未成年人来该网吧玩老虎机,给同伴输去了100元 钱。对韩事如主营的该网吧(包括赌场里)的涉黑内情了如指掌的王晓波的一个舅舅叫乔四海的成年人,当晚见王晓波在涉黑网吧里赌老虎机,便走近王晓波身边拍 了一下老虎说:“晓波,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乔四海当时因拍我儿的老虎机将该机里的8个硬币拍了出来,乔国海便将这8个一元的硬币捡起来递给了我儿。即 此情当即激怒了在场实施网吧管理的赵浩、曹峰、李博等人员(该网吧的几个管理人员认为我儿白白拿去了本应属该网吧管理人员的8元硬币,于时便对我我秘极为 不满)。于是此事在该网吧的法人赵浩和网吧的几个涉黑有名的老板曹峰、李博等人便暗中密谋伺机对我儿实施涉黑性质的报复。
    2008年4月24日下午17点半,我儿子王晓波与其一起打工的云锦鹏一起来到该网吧去玩游戏,本案杀人凶手常振兴、李博二人共同便根据赵浩、曹 峰(据人秘密告知李博是韩事如的特殊管理人员,也有人说,李博实际上就是韩事如的网吧管理代理人)等人的事先预谋,持凶器来到我儿玩游戏戏机旁,共同向我 儿进行寻衅滋事。将我儿玩的游戏机里的硬币几脚路出一个,凶手常振兴欲捡该硬币时,被我儿阻止,此际凶手李博便将我儿狠狠双手抱上,常振兴便趁势抽出事先 藏身携带的一把尖刀朝我儿正心窝刺去,我儿当天到场仅3分37秒钟的时间,便被本案幕后策划杀害我儿的凶手赵浩、曹峰指使的李博和常振兴共同将我儿故意杀 害致死。本案在被举报人韩事如等以权谋私者的包庇下,本案幕后策划者赵浩和主凶李博均没有受到刑法制裁。
    本案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事先有预谋的涉黑性质的团伙故意杀人案。仅从当天下午的监近代器上的摄像记录可看出,当天下午王晓波杀害的现场目击者至少4 人以上。其中最主要的目击者是该网吧的经营老板曹峰和何瑞。而在本案发生后,本案办案人员曹生彪、孙志林在韩事如的暗中密谋策划下,有预谋的将本案共同故 意杀人的幕后策划者赵浩和主凶手李博予以以故意放纵和包庇,将与本案有内在联系的李博与本案割离开来,不予进行侦查,对本案幕后策划者赵浩、曹峰等人更是 予以赤条条的割离开来,不让其有任何蛛丝瓜葛。尤其是本案枉法者曹生彪、孙志林,在本案侦破阶段都是按照与韩事如的共同密谋对当天现场唯一能勇于作证人云 锦鹏采取了非法关押24小时,扣押现金6000多元的手段不许其与被害人的家属见面陈述本案客观实情。本案一审开庭前,我家要求让证人云锦鹏当庭作证,被 公安机关予以严密隔离(据云锦鹏的哥哥向我家密告,本案在侦查阶段,侦查人员曹生彪、孙声林所作的《询问笔录》的内容是假的)其情为有预谋全面掩盖本案的 事实真相采取了种种枉法手段。
    本案事实表明,本案一审做出的判决,之所以对本案被告赵浩、李博等幕后策划者和共同故意杀人凶手李博未予以追究其刑事责任,主要是本市榆阳区公安 分局刑侦大队办案人员曹生彪和孙志林不履行法定职责,故意包庇了本案共同故意杀人的凶手赵浩和李博等犯罪嫌疑人所致,同时也与被举报人韩事如利用职权对本 案予以包庇有关。
    兹据综上所述事实,根据《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三百九十七条及相关法律之规定,本案被告赵浩、李博、常振兴的行为构成了共同故意 杀人罪,本案被举报人韩事如、曹生彪、孙志林的行为分别构成了包庇罪、渎职罪。请求上级有关部门根据《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第四条、第八旗要、第三十 一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之规定请求对本案未受到刑事处罚的幕后策划者赵浩和李博依法严惩,对本案被举报人的渎职犯罪行为予以依法查处,并予以追究其 刑事责任。
    此致最高人民法院、中纪委及有关部门!

    

    案例八:守法良民为何要自焚?

    

    惠映凯自焚的经过: 我们村的村民惠映凯,12月30日为保护房产被逼得走投无路而自焚,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这都是政府强行拆迁造成的!我们农民的命运就这么惨吗?
     我们这个村是西安市临潼区斜口街道办事处高沟村,位于西安与著名的临潼旅游景区之间,距大公路只有几百米。惠映凯他们家在12组,家里有父、母、妻子、孩子和姐姐、姐夫。
     2010年斜口街道办事处说西安曲江管委会要在我们这里建国家级的旅游休闲渡假区,要拆我们村子征我们的耕地,给我们建六层的楼统一安置村民。12组有四 五十户的房子在七八月份就被拆除,叫村民自己找房过渡,每平方米只给付三块钱过渡费。村民有的住亲戚家,有的租房,有的在路边搭棚栖身。
     政府前几年给有些村民批了庄基地,其中有十几户村民在新批的地上建房,惠映凯家也是其中一户。
     惠映凯今年31岁,他们家人多,姐姐有病,姐夫是在陕北找的,跟映凯父母一起生活,住房紧张,新庄基地是2007年由斜口街道办审批的,有合法手续。可是街道办现在又不让这些村民盖房,说是盖房的地也要征用建度假村。
     街道办没有出示征地的任何批文,也没有出征地的公告。30号那天惠家已开工七八天了,房屋已建起了一层。中午十二点多,临潼区斜口街道办副主任段明、派出 所所长葛江华带着街道办的干部、城管、公安、不明身份的人员共三百多人,封锁了村民建房的区域,不许村民进入,之前抓走了在另一家盖房的两个民工,接着要 强行拆除惠家正在建的房屋。惠映凯被逼爬上墙顶,将一桶汽油从头上浇下,表示以死抗争。
     在包围的警察哄骗下,惠映凯从刚砌的墙上下来,已不作抗争,副主任段明连说带骂,下令抓捕他,说是杀一儆百,派出所所长葛江华下令:“这还有说的啥呢,把 这还不铐了!铐了!”惠映凯见警察要铐他,夺路而逃,警察、城管、打手上百人一哄而上追打,周围的村民求情说:“看在他是个小伙子,年轻气盛,下来了就算 了。”但是不顶用。
     惠映凯被追出了一百多米,看到后面还有拿刀的、拿洋镐把的追来,继续逃逃不了,在绝望中把打火机在胸前打着,瞬间成了个火人。追打的人一看这种情况,不但 没有扑火救人,反而对同伙喊:“赶紧跑!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围在警戒线外的村民看不下去了,愤怒呼喊,有几个村民把衣服脱了冲上前去扑火,站在一 旁观看、不让村民靠近的警察这才过来救人。惠映凯被送到西安唐都医院抢救,他全身表面80%被烧伤。
     事发后,村民给西安的许多媒体打电话反映情况,只有一家报社的记者过来采访了一阵,最后记者去“听介绍情况”,和镇领导一起上车走了,至今也没见报道。  
     曲江管委会是与我们临潼区平行的另一个行政单位,凭什么任意到我们这里“开发”旅游度假村?政府为建旅游度假村,为了休闲玩乐,为了捞钱,拆我们的房,征 我们的地,要咋就咋,我们农民是房产的主人,靠土地为生,被害得四处借居过渡,失去土地,政府定的那么点儿征地补偿款能有多大用处?
     我们没有自主权,只能屈从接受,要抗争就受到这样的残害。这就是“和谐社会”吗?这样能和谐吗?(西安市临潼区斜口街道办事处高沟村村民)
    

    案例九:权大法大弄不清,钱权交易害良民

    

    简述:我儿子李伟2005年11月10号中午被张青一伙歹徒打死在临潼城里大街上。张青的表哥是临潼区检察院公诉科书记员,他在本案审理中根本没 有回避,直接参与调查审理,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只对直接打死我儿的主犯张青判了个无期徒刑,其他参与围打我儿的六个嫌犯没有受到任何追究,连拘留审问都没 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对于这样不公正的判决,我到北京上访就有八次,至今判决没有得到改正。

    控告申诉人:郭会芹,女,汉族,生于1955年9月13日,住西安市临潼区行者办马坊村五府西组,联系电话:15202922378。

    被控告人:朱凯,男,23岁,汉族,住西安市临潼骊山街办东街村一组,农民;

    尚新房,男,22岁,汉族,住西安市临潼相桥镇相桥村西组,农民;

    金锁,男,23岁,西安市高陵县人;

    侯育胜,男,28岁,汉族,住西安市临潼区油槐镇南李村北沟组人,农民;

    侯永金(军),男,31岁,住西安市临潼区油槐镇南李村西堡组人,农民

    张江, 男,22岁,高陵县人。

    本人郭会芹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刑事伤害致死案件死者李伟的母亲)因不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西刑一初字20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 决书及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陕刑一终字第1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现提起申诉;作为死者李伟母亲,现本人对于该案刑事部分两审判决因违法裁 判,而故意遗漏的朱凯等6名犯罪分子(现在一、二审判决仅将张青一人列为被告),强烈要求检察机关依法追究他们伙同张青故意伤害致死的刑事责任。我本人申 诉、控告的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本案以上两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1、两审判决依据的证人证言存在矛盾性。

    ①证人刑美的证言只证明在案发前李伟问她要钱,因她不给钱,李伟打了她,张青和他的朋友过来后把李伟及其朋友打跑了,这里首先指明一点即刑美为张 青的女朋友,与张青有利害关系;其次,该证言对于本案的最初起因没有交代清楚即李伟凭什么问刑美要钱,以及刑美与李伟是否在利害关系着两个重要事实都没有 证明清楚;再次,张青与李伟之间怎么开始打起来及其双方的具体动作没有表述出来,这样的证言是不可以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来用的。但是从刑美的证言中可以明 显的反映出来一个重要的案件事实,即张青不是一个人与李伟交手的,张青是带着朋友打李伟的。虽然这次打架是案发的前奏,但是该证言带有以上所表述的不确定 性,再加上证人刑美与张青的男女朋友关系,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该证据是存在明显瑕疵的。

    ②证人李奎的证言,证明了在案发现场李伟和两个小伙说话,接着五、六个小伙在追李伟,其中一个小伙拿了圆凳,李伟跑回来后摔倒了,最后一个小伙拿 刀在李伟身上捅,其他小伙用脚踢,直至对方的人全跑了,虽然李奎系李伟的弟弟,但是该证言的客观性不容回避,即张青一伙是五、六个人追打李伟的,李伟在此 情况下是没有能力与对方抗争的,李伟没有可能以自己的实力对张青一伙人实施伤害的,至于在此情况下李伟的重大过错责任是无从谈起的,即一审判决论罪部分确 认李伟对伤害事件应负的“重大过错”责任是没有客观事实依据的;

    ③证人候育胜、候永军(金)的证言,只能证明张青与李伟打架的情况以及后来张青如何用刀扎伤李伟的情节,至于二人之间的是是非非,该证言是没有可能分辨清楚的,而且该证言与刑美及李奎的证言内容均为矛盾。

    ④证人尚新房的证言,证明几个人在追一个小伙,还有一个年龄大一点的人拿凳子追着抡前面的小伙,但没有抡上,抡在地上(李伟)摔倒了,以及张青本 人也在追李伟,该证言可以反映出张青是带几个人追李伟的,证人虽然只表述了张青受伤进医院的情节,只“听张说青打的那小伙死了”,但是我们从证言的文字中 可以明显的看出证人的表述是有倾向的,即看到张青的伤,但是张青却没事,没看到李伟李伟的伤却表述“听说张青打的那小伙死了”,此中的矛盾性和倾向性是明 显的,可以说该证人是向着张青作证的,该证言的矛盾性不言而喻。

    ⑤证人姚银山的证言,证明在案发地点胖小伙从身上拿出一把刀砍在了瘦小伙右脸的部位,瘦小伙就流血了,胖子向西跑,瘦子在后面追,胖子又往回跑, 他看见胖子跑到北什字时,有一个人拿红色圆木凳砸胖子,不知咋的胖子倒在了宾馆的门口的路上,过了一会他看见胖子在地上躺着,腿上有刀伤,地上满是血,一 把黑色匕首在胖子腿旁边放着,该言证与李奎,侯育胜,侯永军(金)以及尚新房的证言内容相矛盾,还有到底是张青追李伟,还是李伟追张青都讲不清楚,该证人 既然没看见张青怎么打李伟,却凭什么只见到李伟受伤、满地是血,以及匕首在现场的伤害后果呢,该证人的漏洞百出是毫无疑问的。

    2、本人郭会芹现提供案外证人杨利刚,牛玄利,张涛三人的证言(后附),证明张青的同伙还有被控告人朱凯、尚新房、金锁、侯育胜、侯永金(军)、张江6人,提请检察机关能够对该三份证人证言予以查证属实,以便最终查明本案六名犯罪分子参与伤害案的事实真相。

    3、现在本案的证人候育胜、侯永金(军)、尚新房三人本身就是张青的同伙,他们的证言既不具备客观性,也不具备合法性,对此检察机关应当予以审判。

    4、在本案最初的办理当中由于张青的表哥系临潼区检察院公诉科的书记员,因此本案必然存在偏袒张青以及包庇张青同伙的情况,为此本案先由西安市人 民检察院第一次诉后(后附起诉书),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见(2006)西刑一初字第105号判决书),后由于本人上诉,张青也上诉,陕西省 高级人民法院曾以(2006)陕刑一终字第236号裁定书将该案发回重审,发回重审的理由为“原审事实不清,程序违法”,由此可见本案在事实和程序方面的 违法性是客观存在的。

    综上所述,本案的证人证言之间存在矛盾性,证人证言内容当中自相矛盾之处也比比皆是;本案当中目前的三名证人本身就是犯有故意伤害罪的同案犯,他 们的证言是不可以作为客观证据予以使用的;本案曾经以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为由被发回重审过,其违法之处是勿容置疑的;而本案的一、二审判决就是在这样明显 违法的证据基础上做出的,其得出的事实结论必然是错误的,对此诚恳请检查机关能够予以彻查,以便还我和死去的儿子李伟一个迟到的公平。

    二、本人为实现控告申诉的目的,特提出如下线索:

    1、上述遗漏的六位犯罪嫌疑人在伤害我儿子李伟当中式与张青共同配合,共同实施伤害行为的,没有他们六人的积极有力配合,张青一人是不能造成我儿 子死亡后果的,恳请检察机关能够客观地看待本案当中伤害行为的损害程度极其严重后果,对于张青一人大包大揽的做派依法予以严格审查,以便做出符合常规的判 断。

    2、公安临潼分局最初办理本案当中没有依法询问金锁、张江两名现场证人。

    3、我儿子李伟头部多处受伤(非致命伤),除了张青的作用力外,其他六名被控告人的伤害行为不可忽略。

    4、他们六人在案发时的行为表现,本人了解如下:

    ①朱凯:在现场大喊“把那小子抓住”并和其他犯罪嫌疑人一块追打被害人。

    ②尚新房:在追打被害人时,手持铁架木凳砸被害人。现场勘查发现凳子上有血,且血系被害人血迹。

    ③金锁:在朱凯喊后一块追打被害人。

    ④侯育胜:在现场大喊“抓住他”,并一块追打被害人。

    ⑤侯永金(军):在现场大喊“油槐的人都死了,还不档”,并一块追打被害人。

    ⑥张江:一块追打被害人。

    三、本人郭会芹患有冠心病、高血压、腿疼,生活困难(后附村委会证明材料),儿子的死亡既没有在刑事上将所有犯罪分子悉数惩罚,也没有在民事赔偿 中得到应有的公平判决,我现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用自己后半生的时间与精力来为我死去的儿子讨回公道,我发誓将维权进行到底,不达目的死不罢 休。特此恳求检察机关能够依法启动刑事监督程序,尽快将朱凯、尚新房、金锁、侯育胜、侯永金(军)、张江6人抓捕归案,本人既要让他们承担刑事责任,同时 还要他们6人与张青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