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9日星期一

官二代霸位吃饷 穷二代喝西北风

如今中国贫富日益悬殊,使得年轻人的命运有天壤之别。富二代斗富炫富,招亲选美,飙车撞人;官二代恃势飙官,世袭爵位,腐败弄权;穷二代则求学无门,谋职无路,厌世轻生,为当局敲响了警钟。
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有一名叫王烨的科员,去年七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毕业,当年十月上班,却从五年前入读大学起,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金、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而且五年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王烨被指连续五年「吃空饷」累计十余万元。
后经媒体调查发现,王烨的父亲原来是山西静乐县委书记。王烨吃空饷的过程,在权力运作下充满了神奇之处,先是通过关系为其虚构了中专学历,「补录」进了中医学院,后又打通省疾控中心的关节,办了入职手续,从此一边上大学,一边吃空饷拿工资。
寻常百姓子女,即使是有硕士、博士学历,要想考上公务员,要想进入省疾病控制中心这样的官衙也是千难万难,关碍重重,但王烨作为一介「中专生」却轻而易举入职,不在其位,先谋其饷,而且还能学习深造,实在是为人所不能,超越了常人的想像。
特权利益 代际传递
官二代不仅骗吃空饷,利用特权提前卡位更是大有人在。福建福州市二十七岁的团市委副书记雷连鸣,曾被曝光是前南平市委书记雷春美的儿子。雷春美贵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是官场的明日女星,正因为如此,雷连鸣的火箭式提拔受到格外关注,非议特别多。
一个年仅二十七岁、 刚刚步出大学校门的学生已官居副处级,雷连鸣的人生起跑线,无疑比同龄人超出一大截。当同龄人还在茫茫人海中苦苦觅职时,他已坐在主席台上发号施令,耀武 扬威了。外界普遍质疑,他到底何德何能,又有何资历能够先人一步,难道就是因为有一个中央候补委员的好妈妈?
不堪的是,当富二代 为炫富而飙车斗富时,当官二代在官场春风得意地卡位吃空饷时,数以亿计的穷二代却在社会底层痛苦挣扎,品味着生活的艰辛和世态的炎凉,不少人只能喝西北风 度日,他们一到人世间就已输在起跑线上,并在随后的教育、职场上苦苦挣扎。他们输的不是智商与能力,而是缺一个官爸爸或者一个官妈妈。
当今神州,官民对立、贫富分化已逐渐代际传递,「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已成为现实写照。机会平等是社会平等的基础,也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当绝大部分机会被权贵豪门垄断,亿万贫民子弟又怎么可能出人头地呢?

这样令人绝望的社会有何和谐可言?中国封建王朝,按科取士尚且公正公平,让很多农民子弟有机会一跃龙门,如今特权泛滥,恐怕早已超过历朝历代。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