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经历过一九七六年伟人之死的中老年人来说,报道的手法、程序、画面及播音员的声调都不陌生。 当然也有疑惑,金正日即令再伟大光荣正确,毕竟只是一个人口不足2500万人的小国之君,报道的“规格”怎么比敬爱的朱委员长周总理及1997年总设计师 邓小平逝世时的报道规格还要高呢?在一个民众也学会了讲究“规格”的国度中,这可是一个不得不思考的大问题呀!中国古人留下了“如丧考妣”这个成语来形容 人的悲伤之情,金正日明显不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中国人民知道他死了就行了,没有必须“哀悼”他的义务,为什么非要在一秒千金的央视上反复絮叨不 可?难不成金正日真的被某些人当成了“考”或“妣”?从这些报道中,我读到了滑稽。

报道运用各种手法、画面反复表现朝鲜人民对金正日之死或眼泪汪汪、或悲痛欲绝、或哭跪在地、或哭晕过去、或深情的回 忆、或不尽的感恩等等等等,但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我辈人来说,却见惯不怪,波澜不惊!回想三十五年前九月份的“国丧”,那是啥规模啥场面啥阵势!简直是前实无古人, 后难有来者!以至我们今天仍能傲气十足地对朝鲜人说,你们这算啥,先前我们的国丧比你们办的可风光多了,比你们的哀悼更沉痛哩!可在风光与沉痛的背后呢?

说来我那时在南昌一家军工企业工作,厂里的工人以转业军人和回城知青为主,素质均比较高,每月30多元的工资和大多 数人夫妻分居的现实,使他们消磨了应有的浪漫,而另外仍在文革炼狱中挣扎的几百名“臭老九”正眼巴巴地盼望走出黑暗的隧道,所以情绪都十分稳定,没有出现 一例痛不欲生、呼天抢地的怪态,甚至没有一人在公众场合抽泣。记得全厂集合刚收视完北京的追悼会后,全科同志一回到办公室,科长立即朗声叫我把扑克牌拿出 来“玩几把”。科长是山东人,南下干部,一身正气,资格又老,年初回趟老家后常为乡亲们过年吃一顿韮菜肉馅饺子不易而纠结。

我当时正因传抄“总理遗言”之 事没向“政治部”说“清楚”意气低沉,小心翼翼地提醒我十分敬重的顶头上司:“不是规定治丧期间不许从事娱乐活动么?”科长却大咧咧地说:“打把扑克算啥 娱乐!你这几天看电视了吗?看电视不是娱乐?”全厂只工会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和一部投影电视,这几天确实按厂里要求在食堂统一看过电视,但那是为了“哀悼” 哇!见科长如此态度,我更加尊重,忙乘机问道:“那我的检讨还交不交?”科长几乎是用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手点着我头说:“你自己不长个脑筋?什么都要问 我!”女会计郭某忙大声说:“我这儿有副新牌!”自从她9岁的女儿在六月份写了幅打倒谁谁谁的“反标”被查获后,她一直承受着“教子无方”及“女儿一生完 了”的巨大压力,连说话的分贝也低了许多,此时又恢复了活泼乐观的天性。

打牌的另一人是不久后提升为副科长的老张,此君上海人,一向老成持重,不谈国是, 打牌时显得忧心忡忡。我见状随口一问:“还在悲哀?”他缓缓说道:“可惜,死颠倒了!”那年周、朱、毛先后去世,他的“颠倒说”真乃石破天惊!现在,为金 二世暴卒哀痛万分的朝鲜民众的脸上,我看到了饥饿造成的枯瘦和菜色,在不得不悲哀的背后,是否还潜藏着我们也曾有过的恐惧和无奈?何况,他们连饭都吃不 饱。一个不能善待国民的独夫,民众真会发自内心沉痛悼念吗?在这里,我读到了巧饰。

自从毛泽东先生力主“抗美援朝”邦助金日成建立家族政权后,金家父子固守专制统治,穷兵窦武,国凋民穷,一直是我国 巨大的政治经济包袱。其挖掘志愿军墓、攻击我改革开放、打死我边民、强要我国土、往我国内偷运真毒假币、围绕我边境广设赌场、私自研制核弹、戏耍“六方会 谈”等一系列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陷我国在国际社会于不义。金正日悴死,本是我们与这个流氓政权自然而然切割开来的天赐良机,不料,我 们的发言人却硬要亲亲热热地尊称他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盛赞他是“朝鲜人民的伟大领导者”,还要代表我们表示“沉痛哀悼”,还要“继续为巩固和发展 中朝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的传统友谊……”

实在叫人郁闷!本来是类似李唐赵宋的金家封建王朝,何苦要硬拉到社会主义的队伍来凑数?不是自作自贱么?人 家自己都认为一生搞的是“先军政治”,保权第一,何必用上“毕生精力献给了朝鲜人民建设朝鲜式强盛国家的伟大事业”的谀词?“传统友谊”如何发展?是再割 让一块地、援助金额翻一倍,抑或是为它的无厘头行为打掩护?还有什么祝愿“在金正恩同志领导下”,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凭何德何能领导2000多万人继承 那么伟大的“革命事业”?难道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党政最高领导人的产生是靠精子来决定的?更可笑的是,为了支撑对朝立场的“政治正确”,无良御用学者竟用 “缓冲区”“屏障”来定位北韩。在我国漫长的陸域海域边防线中,中朝接圵地段可曾占得到百分之五?如果真有外敌侵犯,难道一定要从朝鲜进攻?且不说堂堂十 几亿人口的大国公然要依靠区区朝鲜作“屏障”是何等缺乏强国心态和大国之尊,就是一贯视尽国际主义为己任的战略家们也不该怀有先牺牲弱邻的自私与冷血!在 这些报道和说教中,我读到的尽是无耻!

在这场近似连续剧的丧事中,还有匪夷所思的无赖情节。一个千夫所指的恶人死了,别人不说风凉话也就罢了,继承者竟还 逼着全世界致哀,竟公然威胁不屈从的同族兄弟“将面临严重后果”,世上何曾见过这等混帐?据悉,朝当局还要求所有与它们有业务往来的中国公司必须缴纳悼念 金,最高达2万美元,这就是赤裸裸的敲诈了。想当年“反共救国军”胡司令结婚还只是“通知各家各户自愿送礼”,在老百姓面前不失斯文含蓄,如今朝鲜的执政 者倚仗“先军政治”的霸气,在它的保护国面前也讲横施蛮,竟比土匪还下三滥,真是难以想象啊!颇为庄重肃穆的治丧期间还有噱头,那就是视屏上“发放包含慈 父将军关怀的海鲜”,民众排着队感激涕零地去领两条明太魚。想当年我们那样艰难,过年每人多供应一斤肉,也极少有人去感念是领袖的恩德。

这只能证明,金太 阳对民众控制之极,奴役之深!据说,这次皇恩只惠及首都平圵市民,并未泽被全国苍生。又据朝鲜学者考证,慈父将军生前批示的最后一个文件,就是“核实了供 应平圵市民的海鲜”的报告,足以证实“毕生精力献给了……”的判断绝非讽刺。可我想,老百姓吃条鱼都要领袖拼上老命,那不少人盛赞并羡慕的人民教育、医 疗、住房、养老、就业等等全包全免费,又是怎样解决的呢?在排队领鱼的主妇们谢主隆恩的表情中,我读到了匮乏、饥饿、屈辱和血泪!虽面对意料之外的噱头, 我却笑不出来。

金正日还未下葬,闹剧还在上演,我们还将会再看到什么、再读到什么。也许,我们会看到因遗体太伟大需要展出的一幕,但我私心希望,我们千万不要去传授“防腐技术”巩固和发展那带苦涩味的、不可理喻的“传统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