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5日星期日

韩寒谈革命 网友:雾里看花 (图)


韩寒发表《谈革命》一文,引发各界争论。图为他获得今年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冠军。

      挥别2011年,各媒体回顾过去一年发生的重大新闻,大陆与国际间发生的维权与革命事件再次成为焦点。敢于批评时政的大陆作家韩寒即被媒体、粉丝问及对这些事件的看法;23日他综合各方提问,发表《谈革命》一文,引发热烈讨论。
     有人认为是五毛文
     有网友认 为韩寒在文中的论点让人有「雾里看花」、「老调重弹」的感觉,甚至有人认为是「五毛文」(对网络「过激」言论进行「和谐」的文章);但也有网友认为韩寒是 以反讽语气谈大陆官方对维权事件的压制策略,甚至有网友称韩寒是透过看似平凡无奇、搔不到痒处,不会被官方下令删除或屏障的一篇文章,宣扬「革命」的理 念。
     在《谈革 命》一文中,韩寒一开始就回答最具争议的问题:「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吗?」他的答案也很直接,「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 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辞汇,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而且表示「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
     韩寒表示,要革命就得要先有反腐败的诉求,但这种诉求坚持不久;此外,目前只有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认为不自由,一般民众普遍觉得自由,而且只要不公平的事别发生在自己身上即可,因此,他认大陆不可能会发生集体诉求的革命,但需要更有力的改革。
     文中提及第二个问题是:「你为什么不去领导一场起义呢?」韩寒是以相当实际的观点回答,表示即使能在上海「起义」,官方只要中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无法上网聊天或玩不了网络游戏、看不到连续剧的愤怒群众,就足以消灭他们。
     媒体:论点过于片面
     韩寒表示,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大陆太大,加上军队国家化,革命都是幻想,而且连幻想都不乐观,就别提操作了。他也认为:「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要等到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就能放心革命了。
     《谈革命》po出后,立刻有4千多人转载,并有超过40万人点阅,大陆多位学者、媒体与读者透过微博发表不同的看法。媒体圈大多认为韩寒对「革命」、「自由」与「民主」解读错误,或是论点过于片面、单一。
     《21世 纪经济报道》财经版主任周斌表示:「韩寒的《谈革命》把革命、自由以及民主都误读了,不可谓不令人感到遗憾。」《共鸣》杂志编委彭晓芸则认为:「韩寒的认 识太肤浅了,革命一词有诸多层面,社会革命、价值革命、技术革命甚至政治革命未必就是灾难,不要想当然认为革命就是暴力……
     《南方人物周刊》主笔何三畏则从《谈革命》一文看到韩寒的局限性:「在哀国民之幸,愤国民之不争的同时,小伙子跟集权统治的理论基础接轨了。希魔杀犹,袁氏复辟,后极权的合法性,无不是以韩寒哀怒的国民性为基础的。」
     劝韩到哈佛多读些书
     目前在波士顿Suffolk University任 教的大陆旅美学者薛涌也劝韩寒要到美国哈佛大学多读些书:「他要纵论历史、革命,基本的书还是要读的。否则只会拿共产党教他那几个概念胡乱演绎。什么东方 社会不能革命。日本,韩国、台湾等,都已经是现代民主社会。其生成过程有许多革命(当然不仅仅是革命)。中国社会棒杀人很容易。出去当孙子最容易提高。」
     不过,也有人欣赏韩寒的看法。《环球时报》记者王文即认为《谈革命》是韩寒最清醒的时局文章:「韩寒开始转向,明确反对革命,转而追求个人素养的自我提升……当下中国的思想乱局与行为冲动有点难以抑制时,稍有理智的人都会觉得:再往前走,全国人民尤其是那些没有变富的人群,就会遭殃。于是呼唤理性变革而非革命。」
     大陆学者叶匡政也认为「韩寒的观点,代表目前一些知识份子对革命的看法。很显然,革命可能创造自由,也可能带来奴役。所有的革命都有缺陷,衡量革命是否成功的标志,是看它是否真正扩展了人的政治自由空间。」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