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星期三

所有人都在黑暗中互相撕“咬”着


何仁勇: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年终报告的时候了。作为一名时评作者,如何用一个字,来总结盘点过往的一年呢?

我认为这个字非“咬”不可。

春 节的鞭炮声还余音未了,2月16日,北京市就出台了楼市调控15条细则,要求外地人购房须提供5年纳税证明。这些年来,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均 出台过类似针对外地人的歧视性政策。子女要读书?请出示纳税证明。想购车入户?请出示纳税证明。要购买楼房?请出示纳税证明。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歧视性政策随处可见。令人感觉意外的却是,这种歧视性政策并不乏拥护者。在网络上,拥护者和反对者激烈争辩,到后来,更是演变成“你为什么不滚出××?”“××不欢迎你!”之类的地域攻击。

网 易曾经有一句非常响亮的口号,“无跟帖,不新闻”。后来改成了“谢绝地域攻击。”由此可见,地域攻击在互联网世界之普遍。6月,一位外地孕妇在广东增城市 新塘镇涉嫌占道经营,遭到当地治安联防队员粗暴执法,由此迅速引发了一场群体事件。当我看到新闻图片中外地人和本地人发生流血冲突时,心里难过至极。他们 是同胞,是亲人,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难兄难弟。他们本该和睦友好的在同一片热土上生活、打拼,此时却像野兽一般在黑暗中互相撕“咬”。你咬我一口,我咬你 一口,最后两败俱伤,伤痕累累……

如果不是一条被网友认为是“晒战绩”、“邀功”的微博,下面这事儿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8 月16日,山西运城市稷山县公安局信访科接举报后,成功“稳控”了一名正在复印上访材料的老人。第二天,稷山公安局在其微博“平安稷山”上发布了此事。没 想到的是,围观网友绝大部分对此持质疑和批评态度——或许正因为如此,这条微博在近万次之后被删除了,并一度关闭了这个认证微博的评论功能。

太 阳底下无新事,上访路上是旧人。在看惯了各种各样针对上访者的学习班、公审大会、黑监狱之后,围观群众对上访者与截访者之间的拉锯战渐渐有了一种审美疲 劳。是啊,他们就像迪士尼动画片里的猫和老鼠,不知疲倦地进行着一场追与被追的游戏。此处的唯一“亮点”是,多了一个第三者:复印店老板。正是这位复印店 老板的告密,上访老人才会被警方“稳控”,失去人身自由。

有网友要发动“人肉搜索”,找出这位复印店老板。我以为不必如此。当权力的触角无所不在的时候,在“信访”这盘很大很大的棋盘上,每一个人都是其中一粒棋子,进退不能自己。不是他咬人,就是人咬他。最后受伤的总是你和我这样的弱势群体。

弱者会受伤,受伤的并不仅仅是弱者。当强拆的推土机在中国大江南北蔓延时,连阎连科这样在体制内担任要职的著名作家也免不了成为对象。面对强拆,小人物求告无门,唯有四处上访;阎连科求助法律武器而不得,只好公开上书总书记……不同的阶层,有着惊人相似的命运。

大 运会开了,多长脸的事情啊,8万“治安高危人群”却被赶出了深圳。新学期开始了,多么充满希望的事情啊,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却被关闭了。高铁出发了,多么 富有想象力的旅途啊,温州的动车却追尾了。“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头,却猜不到结局。”这是电影《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对着至尊宝说的最后一句话。对不起,我 也猜不到这些中国特色的结局。

三聚氰胺、地沟油、染色馒头、瘦肉精猪肉……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名词闪耀着2011年的中国餐桌。有人惊呼,中国已经进入“互相投毒”的时代。是的,就算你是此处的投毒者,也必将成为彼处的受害者。在大家互相撕“咬”的时候,没人会是幸运者,也没有人会胜出。

当 无助的老人跌倒在你面前,你扶还是不扶?当幼小的生命躺在马路上时,你救还是不救?不同的人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但他们的境遇却大不一样。扶起王秀芝老人的 许云鹤被判赔10余万元,而抱起小悦悦的拾荒阿姨陈贤妹却获得见义勇为奖,广被社会赞誉。一声叹息在嘴边轻轻绽放: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在 许云鹤案判决后,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认为,“许云鹤案”向人们传递着某种社会信号——当社会规范、法律规范不能正常发挥作用时,人与人之间的 关系,正在还原成丛林法则般力量对比的关系,“所有人都在黑暗中互相撕咬着”。当然,你没办法改变它,唯一可行的也许是松开你的嘴巴,然后静静地走到角落 里,等待第一线阳光的到来。

但愿我们都不会等待太久。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