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6日星期一

老阿婆陈贤妹,救小悦悦以后,遇到新问题


版主按:在中国,任何事情最终的结果都是向着“坏”的,“糟糕”的,“错误”的方向发展。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是悲催的,产生悲催的文化,导致悲催的结果,造就悲催的人物。小悦悦固然是悲催的,其父王持昌难道不悲催,更悲催的是现在连老阿婆陈贤妹也悲催了。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其心态真的就是为了钱。无钱悲催,有钱就更悲催。 



看着妻子和小悦悦以前的合影,王持昌说:“我希望大家淡忘小悦悦,但不要淡忘这件事,再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伸手帮助。
如果不是两岁女孩小悦悦用生命来唤醒,也许我们还在习惯做路人

小悦悦离开两个月后,父亲王持昌回到了广东佛山。一家人分住三地,各自寻求安慰和解脱。
而抱起小悦悦的阿婆陈贤妹,则不断被请去参加各种年度人物颁奖典礼,然后经历舞台中央的万众瞩目和现实中的冷言冷语。

似乎一切都在落入俗套”,王持昌甚至希望大家淡忘小悦悦,让他的家人重新归于平静。只是,“不要淡忘这件事,再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伸手帮助。
在寒冷的冬夜里,王持昌一家人经常会梦到小悦悦,她永远是两岁的样子,穿着花裙子在院子里跑,院子很大,没有车来车往。
离开
2011年夏天,两岁的王悦随母亲曲菲菲从佛山回冠县消暑。临走前,曲菲菲给老公王持昌打电话,商量是否把王悦放在老家。
王持昌拒绝了,一方面他不愿意自己和女儿相隔两地;另一方面,他已经习惯了佛山的现代化。他认为在佛山,王悦和哥哥王硕会有更好的教育和成长条件。
这个原本充满了亲情和期盼的决定,却在1013日成为一个悲剧。王悦,也就是小悦悦,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大讨论,18个路人与小悦悦近在咫尺的错过”,看起来比佛山到冠县还要遥远。
小悦悦的奶奶是这个冬天唯一留在老家的人。小悦悦的父亲王持昌重新回到佛山,而小悦悦的母亲和哥哥则回了娘家。一家人分散三地,有着共同的悲伤。
悦悦每年过年都会回来的,今年不会了。在老家,小悦悦的奶奶回头往柜子上看了一眼,原本是想看挂在那里的照片,但如今这个动作有些多余,照片全不见了。
小悦悦的妈妈曲菲菲把所有照片都带回了娘家,她还是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女儿。
这个家庭已经决定彻底离开那个伤心地。全家只有王持昌还留在佛山,他要处理完在佛山的后续事情,并为剩余的捐款找到一个合理的途径,用来帮助更多的人。
这个决定,早在社会各界给小悦悦捐款时,王持昌就通过媒体表达过,那些捐款共计27万余元。
质疑
小悦悦离开之后,王持昌陆续捐赠了多笔捐款。1031,王持昌向白血病患者陈良发捐出6万元;112,他又向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女孩李惠千捐出3万元。
但在捐款之前,这个家庭依旧沉浸在哀伤中,王持昌不愿出门见人,以至于网络上出现了质疑:王家想要吞下捐款。
王持昌不愿回应这些质疑,“我在处理一些事情,有关于悦悦的,也有关于捐款的,我说到就会做到。(那些猜测带来的)伤害也无所谓了,没有比失去女儿更痛苦的。
冠县东北召村村民对这一家人的评价不错,王持昌和家人回来后,村民陆续赶来安慰他们。远离网络的村民听到这些质疑,用淳朴的话表示了愤慨:“这不是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
王持昌的确有些为难。丧女之痛犹在心中,质疑却如同利刃又挑开了开始结疤的伤口。他必须解释为什幺不将善款直接交给慈善机构或者一次性捐出,毕竟这样会轻松很多。
王持昌希望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媒体核实求助者的情况之后,自己再将善款交给他们。他不会一次性将全部善款交给一名求助者,而是尽可能分给多名求助者,同时通过自己的力量引起媒体对这些求助者的关注和报道,从而发动社会给这些求助者捐款。
但在部分媒体报道中,曾经温暖过王持昌一家人的捐款,如今却成了烫手山芋。对于一个失去女儿的父亲来说,这些质疑让他难以接受。
从法律角度来说,遗留善款属于赠予的财产,受赠人可任意对其处理,即使留下来也不违法。但按照惯例,在处理遗留善款时一般坚持善款善用原则,现实生活中也不乏受捐者将捐款再度捐给他人的情况。
但小悦悦离开后,网络上的一些言论却在迅速变化。公开是一种责任,是对献爱心者的一种回应。这种上升到道德高度的评论,让王持昌承受着莫大的压力。有人质疑捐款总数不止27万元,有人质疑王家迟迟没有将全部捐款转捐,是有私心,而王持昌的解释却被这些声音淹没。
颁奖
这是王持昌不愿意任何人再去打扰家人的原因之一。我希望家人能安安静静过日子,不要看新闻,不要想到录像,也不要听那些争论;我也希望大家淡忘小悦悦,但不要淡忘这件事,再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伸手帮助。

这些快速的转变,陈贤妹同样看不懂。她是小悦悦事件中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录像中的第19个人,她用自己捡破烂的双手抱起了小悦悦。
如今她已成为一个道德标杆。适逢年底,任何一场有分量的年度人物颁奖典礼,都少不了这个身高只有1.4米的阿婆。
某个颁奖礼为陈贤妹准备的颁奖词是:陈贤妹为我们坚守住了道德的底线,她用不到1.4米的身高为我们撑起了明天的信念,一个拾荒阿婆为我们拯救了良心。
但媒体的聚光灯却没能照到她生活中的无奈。小悦悦事件之后,她被原来的雇主辞了工,在房东的威胁下不得不搬出在五金城附近租住的房屋,原因是他们忍受不了那幺多的媒体
随后的演变就有些落入俗套,陈贤妹在经过了表扬阶段后,毫不例外地迎来了质疑。
每一次县里来车接她出远门,就会有人议论她又去拿奖金了。村里的谣言很多,有人说她从北京拿回家30万元,有人说她的银行存款超过了100万元,还有人上门来借钱。陈贤妹家人说,她很想过安静的生活,但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了她个人控制的范围,她不得不参加各种评选,然后经历舞台中央的万众瞩目和现实中的冷言冷语。
与温暖的南方相比,冠县东北召村的冬天很冷。王持昌一家人经常会梦到小悦悦,她永远是两岁的样子,穿着花裙子在院子里跑,院子很大,没有车来车往。来源:齐鲁晚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