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

一个“邪教”对中国宗教控制


汪园斐: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持自己的极权统治,对社会各个方面的控制无所不用其极,包括宗教领域。中共自建政以来,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宗教的控制。笔者根据自己的观察和认知,在此简述一下中国宗教控制的概况。主要有十五点:

 
一、贯穿整个国民教 育体系的无神论强制教育。在中国大陆,从小学至大学,「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教育内容始终不变的被强制出现在课堂之上。它宣扬所谓「唯物主义」,污 蔑和攻击宗教,甚至直接将宗教和「封建迷信」、「愚昧」划上等号。它教唆人们从小仇视、蔑视、远离宗教,从而达到中共在公民脑海中建立无神论思维和所谓 「共产主义信仰」的目的,进而方便其统治。
二、设立专门统治机关专职控制宗教。遍布全国的各级「宗教和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管理局」等机关是中共政权专职控制宗教的专门机关。按照中共规定,全国所有宗教团体必须经过上述机关登记和注册并接受其「管理」、「引导(和社会主义相适应)」。
三、成立官方背景的 伪宗教团体对全国宗教进行控制。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 国基督教协会是全国仅有的七个全国性宗教组织,他们全部是中共官方背景,按照中共规定,全国各地的任何宗教团体,必须加入上述组织,方可获得「合法」地 位。
四、中共地下党员出任宗教主要职务。即使已经成立专门的「管理」机关和具有官方背景的宗教组织,中共仍然不放心,于是派出其不公开身份的「地下党员」出任各大宗教组织的主要职务或高层人员,对宗教活动进行直接控制和监视。
五、拉拢有影响力的宗教界人士。中共还常年物色宗教界知名或有影响力的人士,进行拉拢和统战,并安排进入各级「人大」、「政协」等橡皮图章机构,使其成为中共统治、利用和影响宗教界的工具。
六、切断境内宗教与 境外同门的交流。中共自建政伊始就以「反帝」、「爱国」、「反渗透」等名目和藉口,完全断绝境内宗教团体、个人与境外同门的联系和交流。以天主教为例,中 共建政后即操控成立所谓「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爱国教会,断绝与教宗、梵蒂冈的联系,使教会如同受到阉割,彻底成了中共的统治工具。其他宗教 团体亦无不如此。
七、对宗教经文进行 断章取义并用来欺骗。中共意识形态一方面反对和企图消灭任何宗教,另一方面有感于宗教的强大力量,企图利用宗教来协助其进行统治。除了其他手段外,中共还 擅长将宗教经文进行断章取义,摘取特定字句或段落,再做出对其有利的阐述并散发,以达到混淆视听、欺骗教众的目的。譬如「不作国贼、不谤国主、不漏国税、 不犯国制」一句,竟是中共自佛教经文摘出、重组,并偷换「国」的概念(汪园斐:《国是谁的国?》),将其阐述成不反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不破坏所谓「民族 团结和社会稳定」,不能「毁谤」中共的「国家」领导人,对中共各级官商的巧取豪夺「税收」也不可以漏缴,更不能违反共产党制定的所谓「法律」、「制度」。 而后利用其官方喉舌和伪「佛教大师」大肆散布和宣扬,佛教经文俨然成了共产党奴化信徒的洗脑文宣。
八、残酷迫害和镇压 独立、新兴的宗教团体和个人。对于独立运作的,不服从中共任意操控的宗教团体和个人,中共必除之而后快,决不手软。对于新兴的宗教或信仰团体,中共更是视 为头号敌人,不惜动用所有国家机器和资源,进行残酷迫害和镇压,「法轮功」的遭遇便是一例。中共之所以这幺做,是因为担心这些团体的发展壮大,直接威胁到 其身为「共产主义、无神论」者的统治地位。
九、通过官方的伪宗 教组织对外进行虚假宣传。中共在国内对宗教领域的倒行逆施和肆意蹂躏,必然引起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宗教界人士的广泛批评和压力,中共一方面 为了欺骗国内教众让他们认为中国的宗教界并没有孤立于世界之外,另一面更是为了欺骗各国宗教人士让他们认为中国的宗教是自由而开放的,于是派出官方背景的 伪宗教组织出访各国,进行游说、欺骗和统战。
十、严密监视各类宗教活动场所。在中国大陆,从佛教的寺庙、道教的道观,到基督教的教堂、伊斯兰教的清真寺,无一不处于中共当局的严密监控之下。有些地方甚至有专职监视人员驻守,甚至安装了全年365天、全天24小时不停运转的摄像设备。可见中共十分担心宗教教众会齐心协力起来示威抗议甚至推翻其统治。
十一、用金钱手段诱 惑和操控神职人员。中共为维系其独裁暴政,可谓不择手段,除了出动军警和黑帮打手进行暴力镇压,甚至将其腐败、贪污的肮脏手段也「移植」到宗教领域。具体 手法就是将神职人员一步步引入金钱利益的轨道,然后一手操控。天主教香港教区的前主教陈日君就曾披露某位大陆的神职人员违反教廷规章前往参加中共私自举办 的非法祝圣而获得中共数十万元人民币的「报酬」。
十二、在宗教活动场 所进行政治洗脑教育。在中国大陆的许多寺庙、教堂,中共的「宗教管理局」等单位和人员公然入驻进行各种各样的「爱国」、「爱党」、「爱社会主义」等政治洗 脑教育,已经成为常态。在西藏的一些寺庙,僧侣想在寺庙修行,还必须和当局签订所谓的「爱国」协议,如若拒绝,则将被赶出寺庙。
十三、蓄意清除宗教 神灵和宗教领袖的影响。许多宗教的神物常常在不同场合遭受中共当局的禁止与破坏。甚至在世的宗教领袖画像或照片亦被强行禁止拥有或悬挂。以西藏为例,达赖 喇嘛的画像和照片一直被当局禁止悬挂,当局甚至会前往居民家中搜查他的照片或画像。马克思、斯大林、毛泽东等共产党人物不是神,他们的照片和画像可以到处 悬挂,而宗教神灵或领袖在信徒心中地位如此崇高却被禁止携带或展出,可见中共的做法具有明显的针对性。
十四、严格控制宗教 场所的修建。为了限制甚至消灭宗教的影响,中共还严格控制宗教场所的修建,一方面限制寺庙、教堂的数量,另一方面即使准予兴建也控制其规模、功能。其实中 共的最终目的是在于限制宗教的影响力。它害怕宗教的兴盛和弘扬,因为宗教的人性、慈爱、道德等观念与中共灭绝人性、阶级斗争、不讲道德等党纲完全相悖,宗 教的兴盛就意味着中共暴政的灭亡。
十五、严厉控制宗教 资讯的传播。宗教资讯,包括宗教本身的介绍、教义、典籍、领袖、信徒乃至传教活动、团体的动态等无一不是中共限制和监控的对象。因为中共一直把宗教当作和 不同政见者、少数民族并列的潜在敌对力量。因此对宗教资讯传播的限制,不但来自宗教「管理」部门,更有宣传、通信、互联网、公安、国安等部门直接参与。尤 其是当涉及宗教团体的抗议、示威、游行等事件时,资讯控制变得愈发明显和严厉。
中国的宗教控制乃中 共本性使然,只要中共的极权暴政持续,这种状况便难有改善的空间,甚至只会越来越恶化。近年来,以「地下教会」和「法轮功」为代表的宗教或信仰团体因其遭 遇而越来越多的进入人们的视野,伴随着中共对他们的疯狂迫害和镇压,也愈发的凸显了中共对中国宗教控制的严厉和不择手段。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