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5日星期日

《纽时》保罗.克鲁格曼:中国会崩溃吗?

点此看大图片


 曾因参与六四运动,被关在秦城监狱的四川民主人士陈卫因在网上发表呼吁民主改革的文章,遭重判9年(网络图片)

内容摘要 设想以下这个景象:最近的增长依靠的是房地产价格急升所推动的巨大建设热潮,并表现出泡沫的所有经典标志。信贷快速增长――大部分新增信贷并不在传统银 行,而是在既没有政府监管、也不由政府担保支持的不受规范的〝影子银行〞。现在泡沫正在破灭―有真正理由担心金融和经济危机了。




       
设想以下这个景象:最近的增长依靠的是房地产价格急升所推动的巨大建设热潮,并表现出泡沫的所有经典标志。信贷快速增长――大部分新增信贷并不在传统银 行,而是在既没有政府监管、也不由政府担保支持的不受规范的〝影子银行〞。现在泡沫正在破灭―有真正理由担心金融和经济危机了。

我是在说1980年代末期的日本吗?我是在说2007年的美国吗?可能是的。但我现在说的是正在转化成为另一个危机点的中国,而目前世界经济的危机点真的、真的已经够多了。

我一直不愿意谈中国的情况,部分原因是很难弄清到底发生什么事。所有的经济数据,最好视之为特别枯燥的科幻小说,但中国的数据比大部分数据都要离奇。我曾经请教过中国专家,但没有两位专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而且,即使是官方公布的数据也令人不安―而最近的新闻更是戏剧性得足以敲响警钟。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最引人注目的是尽管在上升但增幅却落后整体增长的家庭消费。目前消费支出只占GDP的约35%,是美国水准的一半左右。

那么谁在购买中国生产的商品和服务?部分答案是,嗯,我们。随着消费者所占的经济份额下降,中国越来越依赖贸易顺差来继续支撑制造业。但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更大的问题是已飙升至占GDP近乎一半的投资支出。

明显的问题是,消费需求相对较弱的时候,是什么推动那些投资呢?答案是,在相当重要的程度上,它是依靠一个不断膨胀的房地产泡沫来推动的。自2000年以 来,房地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增加了大约一倍,现在占整体投资的份额升至一半以上。可以肯定的是,增长的其余部分大多是来自向蓬勃发展的建筑业销售而扩张 的企业。

我们真的知道房地产是个泡沫吗?它展示了所有症兆:不仅是价格攀升,还有那我们几年前才经历过、非常熟识的投机热――回想一下佛罗里达沿海地区当年的情形。

还有另一点和美国经验相似:信贷蓬勃发展,其中很大一部分不是来自银行,而是来自无监督、无保护的影子银行体系。当然,在细节上有巨大的差异:美式的影子银行往往涉及到著名的华尔街公司和复杂的金融工具,而中国的版本则往往通过地下钱庄,甚至当铺运行。但后果是相似的:在中国,就像几年前的美国那样,金融体系可能远比传统银行数据显示的要脆弱得多。

现在,泡沫明显的正在破灭。它会对中国―以及世界的经济造成多大损害?

一些评论家说,不用担心,中国有强大、明智、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应付经济低迷的领导者。这其中隐含了通常不会明说的想法―中国不用担心民主的枝节,要做什么都可以。

然而,对我来说,这些声音听起来就像广为人知的遗言一样。毕竟,我很清楚记得曾经得到类似的保证:在1980年代的日本,据称一切尽在财政部了不起的官僚的掌握之中。后来,也有保证美国将永远、永远不会重复导致日本十年失落的错误――就在我们事实上比日本做得更糟的时候。

在我看来,中国官员有关经济政策的声明,并不怎么明智。特别是,中国掊击外国人的方式――别的不说,对进口的美国制造的汽车征收对经济没有任何帮助、但却会毒害贸易关系的惩罚性关税――听起来不像一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成熟政府的所为。

传闻证据表明,虽然中共政府不会受到法治约束,它却可能受制于无孔不入的腐败。这意味着,究竟在地方真正发生的事情可能和北京所下的命令南辕北辙。

我希望我只是不必要的危言耸听。但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中国的故事听起来太像我们已经在其他地方看到的裂缝了。因为欧洲的混乱而已经受累的世界经济真的、真的不需要一个新的危机核心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