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日星期三

人性的光辉VS人性的丑陋



版主按:在生命的价值面前,一“海漂”洋妞果敢救人,和十八路人漠视小悦悦形成鲜明之对比。当轻生女子被救上来以后,国人却是忙于拍照,而不是一起帮助施救,比如打电话,找专业人员等等。在事实面前,高尚,丑陋是何等的鲜明。

   

“西湖女侠”找到了,她名字叫玛利亚.费尔南达,是在上海想找工作的乌拉圭人,算是位外国“海漂”。找她的过程不容易,直到23日乌拉圭《国家报》刊登了“西湖女侠”的照片,才被一位乌拉圭记者认出了女侠是谁。

    1031日,央视视频中现身的她怒斥当时在场的游人围观拍照:当我带着她从湖里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有七八个相机在拍照,我开始用英语大叫起来,说你们在做什么,她快死了,你们只想着拍照片。我很生气,请走开!这不是时装秀!

    1013日下午440分左右,一位外国美女在杭州西湖救了一位轻生女。“从发现溺水者,到脱衣下水,救人上岸,告别走人,整个过程不过10分钟。”在现场拍下图片的王某盛赞其决定果敢、身手利落、态度潇洒,“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女侠。”

    图 片上网、媒体报道后,遂引发热烈、持久的议论,网民表示“汗颜”者众,“老外给国人上了一课”的说法更是风行。出现了一个强烈对比是众多国民感动或惊心的 重要原因:就在女侠救人当天的同一时段,广东南海广佛五金城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被两辆车碾压,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几个路人,被指对此不闻不问。

    在场而没下水救人,就只能列入围观的队伍了。善意围观不是错,成为围观者的因素有很多种,如没看见险情、没反应过来、不会游泳等等,并非都因为道德水平不高,但我承认在场看到险情的中国人在这件事上被乌拉圭女侠比下去了。

    乌拉圭女侠其实宽宏大量。她认可一位拍摄者(即王某)问询落水女的举动,只要对遇险的人表示关注,她就满意了。其他围观拍照的游人错在此处:仅有围观拍照是不够的。

    想想,女侠救人上岸,只有拍照无人上前搭手,她的气愤完全可以理解,与其说她因人们的行为而气愤,不如说因一个生命受到这般对待而气愤,对人性在一个场景的表现而气愤。

看来我们中国人中间想当见证人、记录者的人很多,想必记者这个行当不会遭冷落。这状态其实也不错,再领悟了获得普利策奖的南非记者凯文·卡特为什么会自杀的道理,知道仅有注视和记录是不够的,就了不起了。

    我有一个实例,并对此事“围观不足”不满。20075月初的一天,北京昌平区十三陵水库中心位置一快艇翻船,我的朋友郝XX、刘XX急速划木船施救,捞上了五个大人和一个约五、六岁的小女孩,一友在救人时受了伤。若非我友头脑敏捷且膂力过人,这些落水者一个都活不成。可是,被救的人从未再见救命恩人,北京110警察做过笔录也就了事。我的朋友不在意,还好心推测那几个落水的必有难言之隐。

我之所以把这事和乌拉圭女侠怒斥一事放在一起谈,是因为托举生命的沉重分量,只是一个画面而已,被救者、记录者,都可能会认为无所谓。

玛利亚理解“大家都问为什么救人的是外国人而不是中国人”,但认为这不是什么中国外国的问题,“这是全人类的问题”,此一说,大气而智慧。

    乌拉圭女侠把救人之举视为无国别之分的本能行为,觉得这种事不公之于众才正常,从网上看到自己的照片反而感到很惊讶,这里表现的是一种高出“蓄意美德”的精神境界。我们一般把刻意地做个“无名英雄”视为高尚,其实,助人为乐、救人成本能才更高尚。

    是的,因“人心自然”和骨子里的纯净而境界更高,就连“无名英雄意识”都没有,就连临危不惧救人出险都不生出荣耀感,这可谓真文明、真英雄了。这样的人在中国也还有残余分子,而关注中国、外国的这类人都不错。

1 comments:

恐怕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对生命的漠视和“淡定”可以超过中国;若真要有的话,估计就是北朝鲜。因为都是所谓的“无神论”国家。崇拜的是个人权利。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