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

我想做中国人 更想做台湾人


版主按:也许,从另外一个民族,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台海两岸才是更准确的。抛开国共两党的分歧意见,单从民主,自由,富裕等因素来看,也许值得我们深思。

作者首次游台湾,对台湾的自由开放文明感受很深,以至于想做一个台湾人。(作者提供)
最近我在《开放》杂志发表了文章《我想做中国人》。但去了台湾之后,我感觉更想做台湾人。
今年双十节我到台湾去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我曾经在一九八六年访问过解严之前的台湾,之后二十五年都没有再去过,不知道台湾现在怎么样;结果现在的台湾远远的超越了我的期待。
我 这次旅行五天,在飞机还没到达台北机场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感受到与中国大陆不一样自由的气氛,因为飞机上有很多大陆禁止的报纸免费提供给游客看,包括有台 湾自由时报,当天有王丹民主活动的报导。王丹最近在台湾参加了一次讨论会,呼吁台湾人支持大陆民运,说台湾人支持大陆民运可以反极端民族主义,保障台湾的 自由。
台湾入境方便自在,没有威慑感
看 了另外一个报导,就发现原来台湾民进党的领导是一位女士,证明在台湾男女平等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读到这两条新闻我有点兴奋。到了台北机场,我顺利入 境,并免费获得了九十天免签证的居留权。想想这几年为了去大陆花了几个星期时间,花了几万块人民币办签证的浪费,真有些心疼,希望大陆可以早点采取免签证 政策。另外,我发现中华民国边检人员是穿便服的普通公务员,而不像大陆的工作人员是穿警服,给游客威慑感。
过 了海关我马上看到了旅行咨询中心,他们提供免费的旅游指南和地图,我顺便问了一些问题,咨询人员用流利的英语提供了很详细的信息,免费的地图,质量很好, 又清楚,而且有准确中英文注释。这在大陆是也看不到的,大陆政府重视硬件,不重视软件,很少提供免费服务。我坐大巴到台北市区的时候,巴士上没有人大声的 接电话或打电话,气氛相当安静。晚上在餐厅吃饭,我跟台北的年轻人聊起来,我问她是否讨厌日本,她说不讨厌,因为侵华的不是现在的日本人做的,跟他们没有 关系,要活在当下。
在大陆有这种开明思想的人比较少。她说台湾人很讨厌大陆的网络审查,每次他们去了大陆都说我要回。台湾的网络宽带速度很快,而且没有网络审查制度。很多地方都有提供免费的网络信号,如今的现代生活,这种便利不管是对于工作、学习或娱乐都越来越重要。单单就这一点,就有足够的理由让我更偏向于选择在台湾生活,而不是中国大陆。
第二天我跟朋友的朋友一起吃饭,我们聊天感觉很自由,他们思想水平很高,各有各的观点,讨论热烈。我在台湾说话比在大陆自信,因为这里有言论自由,有国家的保障,而且不用浪费时间辩护民主、人权等等基本问题,因为这些都是所有台湾人和文明人的共识。
有完全的言论自由 好像出狱一般
在 交流过程当中我进一步了解了中华民国和台湾的历史,譬如说,原来抗日战争时,国军殉国的将军很多,共军只死了一个,而且是病死了。我还去了台湾的书店,我 问营业员他们的禁书在哪里?她说他们没有禁书,结果我却在书店里看到很多在大陆被禁止的书籍。更令我吃惊的是在图书馆里还有卖中共的宣传资料,因为台湾是 言论自由的国度。
接 着我去国父纪念馆观看民主档案展,发现台湾从一九五一年已经开始普选,除了最高领导人,所有的议员都是通过普选选出来的。以前我以为国民党和共产党一样专 政,没想到他们在五十年代已经相当民主。展览馆里面一个工作人员给我介绍展览时,告诉我她是民进党的党员。我问她我是否可以入民进党,她表示欢迎,并且说 会帮我打听。
我 去的这些台湾的博物馆全都是免费的,这跟大陆的政策也不同。离开了国父纪念馆,我去了蒋中正纪念馆,了解了一些台湾自卫斗争的历史。整个纪念馆的规模跟天 安门差不多,但是蓝色的瓷砖和白色的外墙比天安门的外表好看。展馆关门后我和台湾的朋友爬上纪念馆台阶,坐在最上面看台北市的晚霞,很安静,很漂亮,而且 没有警察在四周巡逻,这与天安门广场是不同的。
这些体会让我在台湾前两天的感觉犹如出狱一般,这种自由让我有点兴奋、有点“high”,好像我一直背着的一个大包突然从我的肩膀卸下来了。我适应了自由空气以后,这种高原反应慢慢减少,但是没有完全消失。
在 旅社我和一个大陆的年轻人聊天,得知从今年的四月份开始,上海,北京,厦门户口的大陆人可以申请台湾自由行的旅游签证。刚开始他跟我聊天的时很拘谨,慢慢 的他就放松了,我发现他在台湾呼吸自由空气比我还要兴奋,他告诉我他想移民,最后他还开玩笑说跟我交流,他的反动罪行会加一级,因为与我沟通是跟反华势力 勾结!
大陆民主自由后台湾人会赞成统一
总 的来说,我感觉台湾是一个很文明的民族,台湾人有修养和绅士风度。我在街上问路,台湾人都会耐心的给我指路,在那里五天我没看到一个人随地吐痰,他们在地 铁里面站在自动扶梯时都站在右边给步行者让路。在商店、餐厅他们的服务很贴心、周到。我看了一下他们的电视节目,内容也是相当自由和丰富。我觉得台湾是一 个适合居住、学习中国文化的地方,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回去。我希望中国大陆以后能够变得和台湾一样自由、民主。
其 实,说台湾是华人唯一的自由民主的国家也好,或者说台湾是中国唯一自由民主的省份也罢,我认为大陆当局应该珍惜台湾,向它学习,这才是硬道理。胡锦涛应该 邀请马英九做一个经验论坛会,把台湾的成功转型理念引进大陆。在大陆还不自由民主的情况下,台湾人不会愿意与大陆统一。
八月十八日发生在港大的事件已经显现出未来香港的大陆化。在黑钱以及与北京中国领导人保持良好关系的允诺下,原则和法律被抛在一边。在承诺香港至少五十年不变之后,我们已经看到这个承诺的虚假,就像中国宪法的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许会看到大批的港人涌向台湾的移民潮,就像九十年代那样大批的港人移民到加拿大。反之,一旦中国大陆改革成为一个自由、民主、人权有保障的国家,会有相当高比例的台湾人支持统一,建立一个行政特区。
中国霸道让台湾人很没有尊严
当然,台湾也有很多问题和矛盾,但是这些问题大部分不是自己造成的,而是大陆当局造成的。最近几年,号称和平崛起的 中国死缠烂打的威胁、欺负台湾,不准它自由,但是也不给它理由统一,不允许台湾有任何外交关系或参与国际组织,压缩台湾的国际自由行动空间。表面上中共的 行为很成功;目前只有二十几个国家跟台湾保持外交关系,台独民运受到了很大的压迫,使得很多台湾人感觉他们的国家寸步难行。
他 们跟一个落后体制统一显然不行,但是宣扬独立的代价又那么可怕,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往往感觉很没有尊严、失落。但是中国的霸道行为并没有给中国人获得尊严; 虽然大部分国家已经跟中华民国断绝外交关系,跟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持有中国护照可以免签证去的国家寥寥无几,而中华民国公民可以免签证去大部分的国 家,说明世界主流国家认可中华民国的自由民主的制度。
我 发表了《我想做中国人》以后,有些读者说我不真诚,说我不是真的想入中国国籍,所以中国不给我机会做中国人是对的。这个理由有点像说我不是真的想去月球, 所以美国不给我机会坐火箭去是对的。谁不想去月球看看呢?对我来说,入中国国籍、蹬踏月球,都是不可能的,但是万一有机会,肯定是非常有意思、独一无二的 体会,而且都是本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
做台湾人当然不像做中国人那么难,是一个合理的选择,而非一个幻想。中华民国允许双国籍,只要在那边待五年就可以申请。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因为你发表了言论而拒绝入境。
台湾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国家,它虽然跟大国都没有外交关系,但是它还是比大陆正常。它的科技、文化、政治制度都比大陆先进。在台湾待留一段时间,学习中国没有被破坏的中国文化,呼吸自由的空气,应该是件很舒服,很值得尝试的经历。
开放杂志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