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中国特色:纸上的宪法,纸上的民主


版主按:在当局一天到晚强调“与时俱进”的今天,《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不仅得不到保障,反而受到逼迫。从信仰自由到与之相关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等等都在当局“维稳”的意志下,被肆意的剥夺和“强奸”。在所谓的共和国62年的时间里,当局从满清政府时期的“朕,即法律”,到“党的意志,就是法律”。公然践踏自己所立定《宪法》。《宪法》乃文字游戏耳,忽悠国际社会的《剧本》而已。



11月8日是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的日子,《法兰克福评论报》日前刊发评论文章记录了一名邹姓女士争取选举权的过程:邹女士从9月中旬 就开始寻找自己的投票权,虽然她最终于拿到了选票,却只能在官方推举的候选人名单中做出选择。该报认为,所谓中国式民,就是纸面上的民主。

文章称,“邹女士三十四、五岁,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成年公民一样,有选举人民代表的权利,这也是宪法第34条规定的。但在中国只有极少数人知 道自己享有这项权利,因为这部法律并没有实际意义。”该报写道:在中国,选举是政治闹剧,服务目的是要给共产党统治涂上一层民主的色彩。所以,除了被委派 去投票的公务员和其他国家职员外,几乎没人投票。

“可是如果有一天中国人真的使用自己的选举权会怎样呢?比如用潮水般的无效选票抗议中共;或者自己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因为这也是宪法第34条允许的。普通公民到底有没有机会获准参加选举呢?”

该报说,当邹女士询问母亲和她北京的朋友是否参加过选举时,“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相当离谱的问题。可是,谁要是关注那些批评政府的网上论坛的讨 论,谁就会知道在知识分子圈子中有许多人都在探讨选举的问题。但是在中国只有通过特殊软件绕过被称作‘防火墙’的审查机器才能进入这些论坛。”

维权人士和民主活动家一再试图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实际上,官方媒体近年来也骄傲地介绍过那些自己登记参选的人民代表。该报写道,仔细调查就会发 现,这些人仍然是共产党员或者是现有制度的支持者。真正的独立候选人总是被告知,谁要是坚持就得担心自己会被逮捕或软禁;安全部门也会施加压力要他们退出 选举。著名博客人李承鹏近日表示,只有他在选举之前都不再公开表达意见,或许才有机会获准成为候选人。也就是说,他要想被选上,就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参 选。

“邹女士不是活动家,她只想投票。她找到家附近的北京朝阳区政府,那里没人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因为一个想登记投票的公民在那里是不常见的。她每打 一个电话就会被告知另外一个新号码,再打过去常常是无人接听。中国官员上午只在9点到11点之间才能找到,之后是一个长长的午休,下午经常在3点左右才露 面,为的是5 点可以准时下班。”

该报说,邹女士最后找到街道委员会姚主任,得知需要户籍所在地出具不在当地投票证明才能在居住地投票。当她专程去出生地沈阳办理证明时,党政办公室的王书记说:“我工作10年了,还从未碰到过你这种荒唐事。”然后就一再重复说:“你根本就不需要选


经过将近4星期的不懈努力,邹女士终于得到北京朝阳区的选民证。在这个选区的4名干部候选人中,有3名是党员。“只要稍微关注一下批评政府的网上 论坛,就会知道这个区至少有一名女申请人想作为候选人参选,她从9月份起就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候选人名单在选举前一周被公布时,里面也找不到她的名 字。”

该报这篇报道最后说,候选人不竞选,也不得深入民众。这就是中国民主给邹女士争取投票权的报酬。“尽管她说会在11月8日去姚主任的办事处投票,却不打算在候选人名单上打勾。”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