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老江给“老卡”的私信


老江按:得知身为利比亚人民父亲的你,又不幸被利比亚人民杀掉的消息后,万分悲痛。前些天,你写给我的悼念信,我看到了,当时我正在鬼门关挣扎,也没有来得及回复。
你这事,我朝又不好公开出面替你说话,只能在私下卖给你一些劣质武器,对外还要说是某些公司的个人行为。在P民菜刀都要实名制的国家,能把卖武器说成是个人行为,这的确是一个奇迹啊,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卡兄弟:
在我死去活来的这段日子里,我一直在琢磨你惨败的原因和教训。大兄弟,你糊涂啊。前些日子你指使军队屠杀抗议民众后,为何不说是临时工干的?为何不把屠杀P民的军队改名叫做武装警察
毕竟警察和军队对P民的镇压不是一个概念。或者,可以派城管部队来完成这个任务。难道你国也承诺在战争中不首先使用城管了吗?
再如果,你能将有关部门领导免职,事后过一段时间再异地升迁,事情也会好办很多。还可以说那些抗议独裁的民众,是美英等帝国主义的走狗,阴谋颠覆利比亚政权。或者宣布他们是精神病,像对待徐武一样,统统关进精神病院,让其在精神病院里躲猫猫喝开水睡觉死,反正他们是精神病。
好赖不济,也要考虑设立个信访局,给P民们留最后一丝幻想能碰上当代包青天。随后再把动车车票实名制,把那些经常上访的家伙,在火车站就控制起来。同时,要制造高房价高物价,让P民们只能有微薄的薪水,为生活而无法他顾。
还可以向P民们承诺要进行改革,在政府里随便抓几个无关紧要的替罪羊,宣布他们为五人帮,说坏事都是他们干的,你被他们蒙蔽了,然后把他们拉出去枪毙,你是知错能改,仍可保持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
如果以后又搞出什幺大问题,还可以向P民们讲,国家发展中有问题和挫折是必然的,这样就可以不用负责任了。
在国内,要用思想政治课本洗脑,以此统一思想,使P民们不具备独立的思想。再用有毒食品残害他们的肉体,用毒奶粉消灭他们的下一代,看他们还如何反抗。我们只是利用社会制度稳定给了我们特权的政权,又不是真的相信共产主义,而且我们吃特供,不用怕有毒食品。
在 国际社会上,面对外国侵占我国领土,表示谴责和抗议,但同时又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让他们尝到甜头,使其不好意思对我朝指手划脚。随后出访非洲,借给那些 穷国几百亿上千亿,然后再免除他们的债务,以后在国际社会上,自然有人替我们说话。而且,还要学会在外国领导人面前梳头,在宴会上给外国领导人唱歌。
还有,做为一个毒菜者,必须要学会精神或人格分裂。怎幺样精神分裂呢?举个具体例子,我们可以在国内痛骂美国,说美国是世界恐怖的根源,很多恐怖活动都是美国人支持和操控的。
然后,我们在访问美国时,要跟美国人讲:中美两国人民友谊,源远流长……同时,悄悄的大量购买美国国债,以讨好美国,获得他们的支持。其实,如果美国是恐怖国家,那幺我们大量购买其国债的行为,就是在支持恐怖主义。
但我们要做到精神分裂,就不能让老百姓有机会去分析和琢磨这些。还有,我们要痛骂联合国是美国的傀儡,是美国的狗,但我们此时要闭口不提我们中共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拥有否决权。
此外,要使人们坚信,我们的经济不好,绝不是因为政府官员贪污腐败和乱搞造成的,而是因为美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造成的,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啊,亡我之心不死。
如果在成为世界工厂后, 靠出卖廉价劳动力和毁灭式开采及大量贱卖资源,从而使经济得到了一点儿好转的话,我们就要向人民宣传,这是盛世啊,我们崛起了,这些都是我们的英明领导带 来的。还有,要使人民相信,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千五百万人,是因为天灾,动车追尾,是错在雷公。如此种种手段,必须要掌握,我们一向因此而战无不胜。
大兄弟,大哥没能在你遭受困境的时候伸出援手,大哥深感歉意,那个写给你和宋大妹子的字条——“有事找大哥,你就把它忘了吧。宋大妹子这几日沦落到和拍AV女优苍井空同台演出,大哥对此都毫无办法,何况你是在遥远的利比亚?
还有一件让我不解的事情是,当你被人从下水道里拖出来的时候,喊了句不要开枪,丢脸啊!为什幺不喊我爸是李刚?实在不行,也得喊一声我认识季叔啊。如那样,谁还敢动你?当年,傻大姆大兄弟就是因为没有这样的经验,才被人推上法庭判了绞刑,你为何还要步他的后尘?做为一个毒菜者,这种血的教训要牢记,万世不忘。
今天宰民大哥我累了,不想再多说,代我和金二胖给傻大姆兄弟问好,我坚信,大家在审判席上相会的日子不远了,但我到时会死不认账。
有空大哥会再给你写信,并请代我问侯你全家,问候全体毒菜者的全家。
老江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