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日星期三

长沙第一师范“闹”学潮了





版主按:长沙第一师范因为出了个“伟人”,所以,凡是上一师的人,都觉得自己特“牛”。今天,一师的人开始“造反”了。这是为什么呢?这倒是印证了一师“伟人”自己说的一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这是“一师伟人”的孙子,中国低IQ将军的书法。





    2011年十一月一日晚七八点左右,从男生宿舍开始出现了抗议游行。游行者从男生宿舍处迅速扩展,蔓延到女生宿舍附近。游行声势也逐渐增大,人数迅速增加。游行者手举横幅,口中大喊,后面跟随者亦是挥动着拳头,表情激动。一师惊现万人夜间大暴动。   

     暴动的直接原因是由于管理物业的嘉泰公司在当天贴出了公告:进行限电,凡寝室用电超过600瓦时,自动断电。学校食堂的开水房停止热水供应。暴动的根本原因是学生利益受损,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此措施一出,群情激奋。600瓦限电的概念是什么,就是四个人如果同时上网,再开两盏灯,寝室就即将陷入无电状态;就是洗完了头发后不能吹热吹风;就是不能烧热得快;

就是日常生活根 本得不到有序进行。而食堂的开水房停止热水供应更是雪上加霜,让人无法接受,寝室没有单独热水器,开水房又停止了开水供应,于是所有的热水来源是楼层之间 的公共浴室外面的热水器。问题是此热水器的水温度不高,需求者众多,接一桶并不温暖的水还需要排上长长的一条队。于是不能烧水,接水又接不到,就算接到了 也没有什么温度。用水用电严重困难。于是在胁迫中被逼无奈,在沉默中爆发。   

    抗议者聚集在嘉泰广场,只见一堆男生打着标语站在嘉泰广场的红旗下面,周围聚集了各类人,声势浩大,一片壮观。标语是白纸黑字,让人觉得尴尬的是标语上的寒冬将至,温暖何在字写成了字,使得本来很严肃的标语瞬时变得有些戏谑。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庞大,有围观的,有好奇的,有维权的。各色不等。


然后是红旗下的 游行领导者开始发言,可惜他手里的那个喇叭的声音太小,群众完全无法听到所言何是。但不时有维权的口号传出来,周围的同学挥动着拳头,呐喊着,声势浩大。 我不得不说一个想过要暴动的领导者最先应该工具计划周全,例如一个更大更完整的横幅,例如一个声音传播良好的喇叭。在群众围观一会之后,已有围观者陆续退 去,返回宿舍。剩余的则仍然围在红旗下,等待着一场风暴的来临。   

    群众情 绪逐渐高涨,压抑太久的结果。领导者大喊口号,我们要维权,我们要电,我们要水,我们要洗澡。凡是上有呼者,下必有应者。领导者嘶哑着声音对着人群讲不达 目的不罢休,维权成功之前自己不会退去。群众也一片响应。之后校方有所行动,保卫处的车来了,有校方老师上台讲话,可惜喇叭效果不好,声音迅速淹没。而群 众的呼声越来越大:我们要结果,我们要水,我们要电。

镇压明显不成 功,气场明显不够强大。于是改为游说,和暴动领导者商量着,开始做成承诺,会与嘉泰沟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事实上这样的话太官方,空话而已。我们在 嘉泰的权益一直都得不到维护,而校方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也很少为自己的学子考虑过。群众里有人喊:我们要结果!我们要维权!大家都知道站在上面的那个 人无法给我们任何保障,我们还是期待着他能够带来一丝希望。然而时间终是把希望变成了虚无。现实告诉大家相信对方的承诺还不如相信自己的呐喊来得真实。 

   
   有一阵子 的僵局。人群中突然有人喊去校门口,说记者被挡在了校门外进不来。而人群里新闻系扛着机器在拍摄的的学生被到来的学生会的干部所制止,连相机拍摄也被喝令 停止。红旗下的游行领导者寄希望于嘉泰当局的出面,并且幻想在声势之下可以解决问题,显然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群众。谈判很明显地没有成功,校方代表的出 面也很显然不够镇压或者填补群众对事态发展的期望。

于是人群中又开 始有众人喊到:校门口!校门口!但是领导者丝毫不动,他说:等十分钟,如果嘉泰没有代表出面,我们就去校门口!然而事态丝毫没有任何有利发展,于是群众又 开始喊到:校门口!领导者仍是没有反应,人群中有人喊到:十分钟已经过去了!一部分人因为到校门口的呼声的强大而开始往校门口转移,然而几步之后发现领导 者并没有去校门口的意思,于是又折回来,也有人三三两两地往校门口去。我只是一个称职的群众,呐喊,激动,全是一个群众的本分。但是没有好的领导者,在群 众热情的期待之下,游行的领导者并没有带领大家前往校门口。   

      在嘉泰广场前面游行抗议那是我们的权益,但是到校门口去披露则关系到学校的形象了。怕是领导者要背负一定的负面影响。学校追究下来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他们想到的也许是维权,但是没有想过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于是人群越来越少。我和W决定前往校门口。   

     校门 口聚集了一群人,但是没有嘉泰广场那么多。大家堵着门口,神色各异。喊着口号,有人敲着饭盆,热闹非凡。而旁边围聚着的老师开始打电话,联系人来平息这场 风波。而电视台的人好像也来了,而后好像被学校驱逐走了。之后的群众是处于一种围观的状态,真正的维权者在中间呐喊力争着,从外围看上去一片平静。后来有 人唱起了国歌,之后是团结就是力量。但是声音不大,很快收尾了。而校方的领导的车开到校门口的时候被包围了,开不出去,大家说要解决问题。   

      于 是领导倒车,群众上去围住。传言领导出来,说,你知道这是什么车吗?一副我就是李刚的感觉。还有传言说,领导开车过来看到校门堵了,说我是涉外的,麻烦让 条道。领导下车后开始与学生对话,官方说法,学校领导正在和嘉泰谈判。很快就能有结果,学校会维护学生的权益。群众不满,大呼,我们要水,我们要电,我们 要吹头发,我们要洗澡。而后开始抱怨,领导一脸愁色,一边镇定地说问题是一定会解决的。   

      此时拱门前面响起了声音:同学们,现在公布学校的三个通知……。 于是人群迅速被吸引了,有人喊别走,企图围住车子,然而大多数人被音响传来的声音所吸引,往拱门处去,而领导的车子快速地离开。而当我们围过去的时候,听 到一个女老师,义正言辞地告诉我们,嘉泰已经恢复正常供电。然后是学校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会和嘉泰沟通,给大家一个答复。于是人群暴动,喊到:我们要结 果!于是女老师的声音响起:你们这样起哄是没有用的是不是?

人群答:我们是 被逼的!女老师说: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人群答:我们只有这一种!女老师说:你们派个代表过来谈话,然后在让校门代表和你们的代表一起与嘉泰协商!人 群答:我们都是代表!女老师说:学校会解决的,你们现在散了回去吧。人群答:我们现在就要结果!女老师说:以前都沟通过那么多次了,等了那么久了,这几天 也没什么。人群说:我了了个去。   

      而 后是,学生代表向前与老师反映情况,人群中大喊:公开!要求学生代表拿话筒说话,可是老师偏偏不给话筒。而后是学生会的学生发言,一副官方腔调。学生代表 上去之后,几个老师围着一个,说着说着就被几个老师拉到一边去了解,一去不返,被和谐了。人群中突然有人接电话后喊了一句:没有电!于是人群又沸腾了。群 众对着那个女老师喊:骗子!骗子!骗子!我不得不说这是整场暴动最大的亮点。为人师者,施谎言之道,被当众揭穿,加以指责。既戏谑又讽刺。 
   
      而 后又有一些代表自己向前去发言,陈道痛处,众人皆鼓掌鸣意,气势甚高。老师怕是如此纠缠无法快速收场,于是拉着几个学生代表往办公室去。可怜如此弱小的学 生怎抵挡得住老师的威逼利诱?此去怕是很快就被和谐了。一个人来代表其他人,其他人的自己具备的暴动因素无形中就消失了。而剩余的残余分子,在保卫部的人 员的恐吓声中,慢慢散去。而此时,已是凌晨。   

      冬 夜的寒雾笼罩着整个校园,除了萧瑟,除了寒冷,再也感觉不到其他。想着回宿舍还要用冷水洗脚。心都是冰冷冷的。曾经的一师范,毛泽东的母校啊,如今竟是如 此不堪。当年从一师范走出去的毛泽东率领众生领导了革命,今天我们走进一师范来暴动着期待这样的革命带来生活新的希望。   
最后附上群众细数的嘉泰的罪行:   


住在十三栋某男生:为什么宿舍楼都装了热水器,唯独十三四栋没有装。十三四栋住了很多体育系的学生,每天搞训练,容易出汗,要洗澡。不给装热水器,不是让人洗冷水澡嘛!学校给报销医药费不?   

住在四栋的w同学:为什么四栋就没有地板砖,同样一千二的宿舍费,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地板砖,我椅子下面的石灰飞扬啊!   

情绪激动的某男生:每年开学来,饭菜都涨五毛钱,如此涨下去还了得。国家通货膨胀率才百分之四呀!   

言辞恳切的某女生:冬天到了,洗完头发总要吹的吧。可是不能用电吹风!你自己也有小孩啊,你将心比心啊!   

义愤填膺的某女生:莫名其妙没有任何商量之下就给我贴一张限电的公告!有尊重过我们学生吗?!宿舍丢了东西发生盗窃案嘉泰就从来没有负责过! 
   
激奋的某女生:没热水,没有电!怎么生活!宿舍为什么寒暑假不能住?!中南,湖大,师大都可以住的!不能住就要退钱!   

翻旧的某女生:超市的水果也是黑称!早上八两晚上六两!   

细心的某女生:之前我们有权益部来为我们学生争取利益,但是现在权益部并入到生活服务部去了,我们的权益只能靠我们自己来维护!   
……   

我不得不说,一师范的学生伤不起啊。如校友所言:我终于知道毛嗲嗲为什么洗冷水澡了,是因为一师范不给用大于600瓦的热得快。至于跑去冬泳,是因为一师范三天两头连冷水也停,没有办法,只好跑到江河里洗澡去……戏谑背后,心酸,无奈。   

在这个越来越商业化的社会里,在大学越来越行政化的今天,学校应该负担好对学生的责任,保障好学生的权益,而不是坐视不管,任其发展。物业公司也应该负担起对业主的责任,维护好业主的权益,而不是损害他人,图谋私利。   

希望这次的暴动带来一个好的结局,也带来一个新的开始。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