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日星期二

无法无天的中国

版主按: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中国?无法无天!当今的天朝,似乎比满清,国民政府更要骇人听闻。江姐被拉出去枪毙的时候,还可以高呼“新中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而张志新被押在囚车上的时候,却被割了喉咙;李大钊被绞死的时候,说“你们可以绞死我,却绞死不了共产主义”;而游济安却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执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回复函,竟然被活活打死……还抛尸江中……然后说是“溺水而亡”,不予立案。
 
死者浮济安之子游飞的自述
可怜父亲,拿着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回复函【来信编号:201101120270】见县委领导居然会被活活打死!县委六个保安,半夜里把尸体从电梯中拖出来扔 在汽车尾箱被全程监控!证据确凿,有监控更有法医鉴定:死者两根胸骨断裂,脑内淤血,全身皮肤黑紫!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请求捉拿凶手调查死因!新化县公安 局:不予立案!与保安无关,因为视频中的“死人”是装死的!与县委领导无关,你父亲笨,只会认“信访办”三个字!虽然他那天到了县委大楼,但是只呆在没有 监控录像的第四层,不知道去县委领导办公室所在的五楼六楼,所以与领导无关!当日涉案县委领导:与我无关,我正在开会!“关键证人陈仲斌”:你父亲没死, 第一次,“他是自己走进来的”;第二次,“他是两个人扶进来的”,第三次,“当时躺在地上已经不清醒了”;第四次,“不要问我了,我正在出差”。镇长与镇 书记,两个月主动找我们家属七次:赔你们十万安葬费,一套廉租房,一个的士指标,早点火化尸体,否则政府会强制火化!
六旬老人,半夜抛尸于资江,沉冤未雪,泉下有知必不瞑目!为求真相,不肖子孙让您殡仪馆冷冻一百四十天无法下葬。不孝儿生不能见您最后一面,死不能让您入土为安,愧天怍地叫我何以面世?
  我叫游飞,男,今年27岁,是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游家镇佛光村村民。我的爸爸叫游济安,连续十五年担任我们佛光村的支书与主任,出事前几天当选为村长。
   2011年6月8日,是我一生中最为黑暗最为伤心的日子。那天,我三年没见面的父亲拿着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信箱的一个回复函【来信编 号:201101120270】去新化县委大楼,找县委书记吴建平与县长胡忠威去落实这个文件,结果我爸爸在县委大楼内神秘失踪,晚上没有回来。6月13 日,我爸爸的遗体在离我们佛光村一百多公里远的资江被发现。县公安局根据我爸爸出事那天出门时乘坐的【湘K61937】代步车停留在新化县委大院内这条线 索,调阅了6月8日晚上县委大楼的监控视频,才知道是当晚凌晨一点,县委大楼的六个保安,将我爸爸的尸体像扔个垃圾袋一样扔在一辆牌照为【湘 KF9253】小车的后备箱里,偷偷的离开县委大楼(将我爸爸抛尸于新化境内的资江)!
  当时我们我们家属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悲愤交加,他们对我爸爸抛尸的过程是在是太无人道了!
   监控显示的是6月8日夜里,十二点四十六分的时候,县委大楼后面的电梯门打开,最先出现在画面中的是县委大楼的六个保安,然后是电梯里面躺一个人,这个 人就是我父亲,当时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接着是四个保安,拖的拖手,拖的拖脚,将他从电梯里拖出来,另外两个则在旁边东张西望,然后他们向左边一个黑暗的 角落转了个弯脱离监控画面。在他们把我父亲从电梯中间拖来的这个过程中间,我父亲动都没有动一下。过了十来分钟之后,他们又出现在监控画面中间,其中两个 保安打开一辆小车的后备箱,另外四个保安将我父亲扔在这个汽车尾箱里,盖好尾箱,还拍了一下尾盖,最后他们开着这个小车离开了县委大楼。
   根据后来的调查,视频中直接动手将我爸爸扔到后备箱的是杨海丹,彭全,袁龙,曹彦斌四个人,另外两个人邓克荣,邹柏军则站在旁边四处观望,看周围有没有 人。这六个人都是县委大楼保安队的成员,其中体型稍胖的杨海丹是队长。这个抛尸的小车牌照为【湘KF9253】,是杨海丹姐夫的车,是杨海丹特意从他姐夫 那儿借来的。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铁证如山,我们家属本以为新化县公安局会秉公执法将涉案凶手捉拿归案,不料县公安局居然做出不予立案调查的处理结果!且给了我们一个破绽百出,荒唐无比的“破案结论”。
  负责此案的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三队长黄勇对不予立案调查的解释如下:
  一:游济安是在资江溺亡的,是他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看不清路出的事故,属于意外身亡,所以无需立案。
   二:6月8日夜里监控录像中六个保安抬出游济安的时候,他并没有死亡,之所以画面中显示他一动也不动,像个死人一样,不是他真的被打死了,其实是游济安 这个人脾气犟,很固执,倚老卖老,耍赖,故意躺在电梯里不动的,是他在装死的。这是当事的保安亲口供述的,他们可以作证。
   三:6月8日当天下午游济安进入县委大楼,但是他当天没有见过任何领导。虽然县委大楼的五层与六层是县委主要领导办公室所在地,其中606室是县委书记 吴建平办公室,但是我们公安局的办案同志查看过当日所有的监控录像,证实五楼六楼以及其他有监控设备的楼层都没有出现过游济安的身影,所以我们确定了游济 安一直呆在没有监控录像的第四层,没有去找过领导。而且县委领导只在五楼六楼办公,并且都是走电梯上下楼层的,没有去过四楼,所以当日在县委大楼办公的任 何领导都没有与游济安接触过,这个事情也与这些领导没有任何关系。因此我们确定,当日上班的县委领导都是清白的。
  四:保安之所以将游济安扔汽车后备箱中,是因为游济安的脾气犟,人又很强壮,担心把他放到车里会闹事,所以才把他放到汽车后备箱中以免发生冲突。当然,保安也已经承认了他们对待游济安的方式是不对的,他们也已经检讨过,不需要再追究责任。
   五:游济安出事的大致经过是他下午三点进的县委大楼,一直呆在没有监控的第四层等领导。虽然第五层与六层就是领导办公室所在地,但是他脾气犟,非得在第 四层等领导,等不到领导他哪里也不去。下午六点块下班的时候他不肯走,后来县委领导打电话叫来镇领导来带人,晚上十点镇领导来过劝他,他不走。晚上十在此 期间游济安在县委大楼内很平安,没有出事。
  六:保安把游济 安放到汽车尾箱之后,当夜就把他送到游家镇人民政府,当夜值班的是镇政协主任陈仲斌,最后是陈仲斌对游济安做了信访接待,之后这几个保安离开。陈仲斌证 实,保安把游济安送过来的时候是个活人。接待完游济安之后,是游济安自己要求走路回家的,是他自己在回家的路上出的事情。
  县公安局就是用这种说法来给我们家属做不予立案调查的理由,叫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我们说既然我爸爸是意外溺亡,那么公安局能否立案将我爸爸落水的地点找出来?公安局的办案人员见我们家属有此要求,恼羞成怒,对着我们家属就是恶狠狠的一句话:“他死就死了,我们怎么找得出他是在哪个地方落水的,我们又不是神仙。”
  当我们要求将这个监控视频复制一份保存起来,公安局不肯,说我们家属要看随时都可以,但是没有权利去复制与保存。我们要求查看6月8日其他楼层的监控视频,公安局死活不答应,说他们公安局自己看过了,没有什么疑点,所以家属不需要。
  人命关天,我们对公安局提出来种种质疑,黄勇哑口无言,最后就说:“你们这个事情,我们会向上级领导汇报的”从七月份到11月份,过去了这么久,他们每次都是说要上级反映,每次都是这么个答复,可是反映到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
  
   按照公安局的说法,陈仲斌与游济安之死有着莫大的关联。我们就去找陈仲斌,要求陈仲斌拿出那天晚上接待我爸爸的来访记录,他却拿不出来这个记录,说是丢 了。对于当晚他们说了什么,陈仲斌也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只是很笼统的说聊了会家常。而且对那天晚上我爸爸到底是怎么走进镇政府的,他的回答也不一样,6 月27日我们第一次找他,听他说当晚我爸爸是自己走进镇政府大楼。7月初第二次找他,他说我爸爸当时是被两个人扶进来的。第三次是7月十几号,我伯伯游济 华去游家镇人民政府,遇到陈仲斌,这次陈仲斌告诉我伯伯说,当时我爸爸来里镇政府的时候人已经不清醒了。
   我们家属见陈仲斌每次的说法都不一样,就要求陈仲斌对他所说的话做一个书面的记录,让他负起责任来。但是陈仲斌见家属要他对他所说的话负责,他就怕了, 又不敢了。后来我们再次联系陈仲斌要求见面时,陈仲斌每次就以他在外地出差,或者正在开会为理由拒绝见面,从此我们就再也见不上陈仲斌。
   我爸爸是在县委大楼内出的事情,他出门前跟我们说他这个回复函只有找县委书记跟县长才能落实,我们想,这个事情也许这两个县委领导会有点线索,就希望能 跟他们,可是从我爸爸出事到现在,我们几次联系他们都见不上面,他们都是以正在开会,正在出差为借口拒绝与我们见面,他们也从来没有来看望过我们家属。
   后来我姐姐找过那个为首的保安杨海丹好几次,问起他们当天晚上的所作所为,杨海丹对我们家属说:“我们跟你们家属没必要发生什么正面的接触,你们家属也 没权利来问我什么,你们要问什么,就去公安局问,到时候公安局要问我们什么,我们才会去公安局说,对你们家属我们就没必要说了。”把我们家属气的没话说。
   而游家镇人民政府的这些主要领导的所作所为也是让人匪夷所思:6月9日,6月20日我们家属两次向镇里反映游济安失踪一事时,两次都特意询问过镇领导有 没有游济安的消息,他们都说这几天没有见过游济安,也没有游济安来镇政府的记录。而过了6月24日家属看过视频听过县公安局的解释之后再次询问这些镇领导 的时候,他们又说6月8日晚上游济安确实来过镇里面了。家属质问他们为什么这次的回答跟前面几次的自相矛盾的,他们就说要配合县公安局的案情展开。可是6 月9日家属还没报案啊,那时候尸体也没有发现,哪里来的“案情”的?
   除此之外,在此期间,游家镇政府的主要领导,包括镇长段高雄,镇委书记彭敦强,镇人大主席肖锦华,党政办主任曾登峰,游家管区书记蔡焱君等主要领导等 人,主动找过我们七次,把我们叫到天颂茶楼,明源语茶楼等茶楼的包厢,甚至直接跑到家里来,对我们软硬兼施,开出各种条件要求早日火化尸体。那个段镇长甚 至说,他听到我爸爸出事的时候,心情十分的悲痛,就像小时候听到毛主席,周总理过世一样悲痛。他们跟我爸爸都是老朋友了,人死了讲究入土为安,尸体这么摆 着不是个办法,现在他们愿意给游村长支付丧葬费,十万也好二十万也好,也都是个价,只要你们家属能开个口,都是可以考虑的,还可以给我妈妈安排一套廉租 房,给我安排一个的士指标解决工作问题。说我爸爸好歹也值个钱,我们家属怎么闹也闹不过政府,还是早点把尸体火化掉吧,现在全新化县的老百姓都对这个事情 议论纷纷,时间拖得太久,影响不好。
  由于公安局给我们家属 的破案结论过于离谱,政府官员的所作所为,言行举止,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太明显,我爸爸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我们家属一直希望能追查事情的真相到底,于是就 把遗体保留下来。涉案官员见遗体还没有火化,而新化县老百姓对此事又议论纷纷,担心东窗事发,十分焦虑,于是压迫游家镇政府的主要领导去威逼利诱游济安我 们家属,要求他们将尸体火化掉。只有当涉案者是县委主要领导的时候,镇里的主要领导才会感受到这种压力的,才会让这些狗腿子官员跑的比孙子还勤的。
  在我爸爸担任我们佛光村支书期间,他帮我们佛光村的老百姓做了不少的实事,深受这些百姓的爱戴。出事之后,我们佛光村的村民,曾经自动集结起来去镇政府静坐示威声援我们,他们还写了一个给吴邦国委员长的联名信,每个人按上手印,要求将打死我爸爸的凶手捉拿归案。
   我知道,我父亲的出事,跟他平时爱管闲事有关。他不但帮我们村子里的人忙这忙那,他还喜欢打抱不平,渐渐到在我们佛光村周围有了名气,不是我们村的农民 都会跑过来找他。他也经常帮着别人上访,反映问题,还帮着别人向上面反映过我们新化最黑暗最野蛮的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问题,他早就是县委这些领导的眼中钉 肉中刺。他的出事,只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与县委的哪个领导有关,新化的官员有多么的卑鄙无耻,也无论新化县有多么黑暗,新化公安局有多么的贪赃枉 法,我都会追查下去!但是我本人犯下的错误,让自己悔恨终身。正是因为自己的不争气,让我跟我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20岁那年,我年轻糊涂,卷入到一起案件中,结果被判刑十年。入狱后,在党的教育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断反省自己。
  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是2008年5月的那天,我父亲从新化坐车来常德探监看望我的情形。
  那天他给我带来了鸡蛋,带了些西洋参胶囊,给我塞了点生活费。
   当时我父亲跟我说,他看我不争气,本来是不想来看我的,因为我给他丢脸了,是我妈妈叫他来的。所以从我2005年4月22日被抓到现在,他一直没来看过 我。他说,但是他觉得,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没做好,也有责任的。当了个村支书,就只把心思放到村子里的事情上,还经常管闲事,帮别人上访什么的,对子女的管 教很少。我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他不是好好的教育我,而是一犯错误就打我,最后终于把我逼得走上了坏路,让我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我今天的遭遇,他这 个做爸爸的也有责任。最后叫我在监狱里一定要好好的表现,争取早点回来,早点回来跟我妈妈一起吃个过年饭。
  我当时23岁,我父亲说这个的时候,他边说我边流眼泪,心中悔恨不已。
   从那以后我在狱中积极表现,每年都被评为监狱改造积极份子和监狱优秀通讯员,且在去年被评为全省监狱系统的改造积极份子和全省优秀通讯报道员。这期间我 立功三次,获得减刑三年零九个月。这一切,我都是想不再让我的老父亲失望,想让自己早点出来,想跟我爸爸妈妈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2011年8月9日是我出狱的日子,在这天块要到来的时候,我欢欢喜喜的盼望着这一天,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结果等来的是我父亲出事的消息!
  我是在狱中得知我父亲出了事的,不要说以后出去好好做人报答养育我的父亲,我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上,连跪在他面前给他磕头都不能,我只能在跪监狱里,向着父亲的方向重重的给他磕三个响头。
  如果不是自己的年少无知,不是那时候的糊涂,我就不会有今天的这般悔恨!更不会有父亲出事四个多月还无法让他入土为安的痛苦!
  我是8月9日出的狱,拜祭完父亲,在我母亲的陪同下去看那个监控视频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我父亲从县委大楼里抬出来,像扔个垃圾袋一样仍在汽车尾箱里扬长而去,心里感觉像是刀割一样。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我面对这些人的时候。
  为了调查我爸爸的真正的死因,为了掌握更多的证据,我们必须与这些保安,公安,镇领导打交道。
   我明知道我爸爸的死跟这六个保安有关,跟当天上班的县委领导有关,明明知道杀父仇人在眼前,自己却无法将他们绳之于法。也知道新化县公安局这帮徇私枉法 的公安干警在包庇罪犯,他们身为执法人员知法犯法把我爸爸的生命开玩笑,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让人感到愤恨不已,可是我必须忍下来;镇政府的这帮狗腿子,在 县委涉案领导的压力下,三番五次的找我们,低声下气态度诚恳,装得跟孙子一样,还集体做伪证,导致事情僵持不下,看着他们我就想宰了他们,可是我都得忍下 来!
  可恨的是,他们跟我们家属谈条件的时候,时不时的冒出一句“游飞是刚刚放出来的,没有工作,这个的士指标是可以考虑的”表面上是在为我着想,实际上是在用我以前犯的错误来压我!
  是不是因为我以前犯过这种错,我就连给我父亲洗冤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恨我自己的不争气,让我连我父亲最后一面也见不上,我恨我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无能,我父亲出事到现在已经一百四十多天了,我残忍的让他在冰冷的冷库里,冰冻了一百四十天还没下葬.....
  我的手机号是18773872987与15243832300
  我姐姐游珍娟18673800828
  我妹妹游珍珠18673104991
  我的QQ号码是837002482
  我为此事维权建立的QQ群号是184068556
  负责此案的新化县公安局刑侦三队队长黄勇电话13973856882
  他们自己说是好领导,好父母官,关心我父亲后事,几次三番找到我们家属要给我们好处的游家镇主要领导:
  彭敦强党委书记13723812682
  段高雄镇长13574513377
  肖锦华人大主席13973853280
  奉先磊党委委员13707381415
  自言我爸爸出事当晚见了我爸爸,到现在一直不敢跟我们家属见面的镇领导:陈仲斌政协主任13762823131
  以上联系方式来自
  《新化县政府信息公开发布平台》网址为
  http://www.xinhua.gov.cn/zfxxgk/NewsInfo.asp?id=805&lmid=11&tid=3&fltypeid=46











冷藏了140天无法下葬的遗体




文章和图片来自天涯凯迪论坛

1 comments:

版主,你难道不知道当今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吗?你说的天朝,其实就是一个黑社会。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