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日星期一

是老生常谈,还是枯枝发新芽?

台湾民众抗议

版主按:辛亥革命已历100年。从这100年走过的炎黄子孙,可曾真的理解了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意义。这100年,究竟是成王败寇的100年,还是又进入另一个专制循环的100年?是一党专制?还是政党政治?九泉之下的五位人物(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蒋经国,邓小平),没有,或有给我们答案?希望看到你的评论。

中国大陆是否可以推广台湾民主政治的经验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其重要意义就是要用它的主要精神,即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使中国走向繁荣富强、国富民强。今天,中国还没有达到此目标,故从下列方面论述之。

辛亥革命的主要精神是什么?
1. 以暴力革命手段推翻满清王朝的统治,恢复中华; 以民主共和为建国纲领;
2. 推行三民主义,即民主、民权、民生的政治纲领,与国际普实价值接轨;
3. 推行五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即立法、司法、行政、监察和考试法独立,是三权分立原则的新发展;
4. 政治体制的改革分三步走:即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
5. 推行建国方略及大纲;
6. 三民主义是朴实价值的具体化, 比苏联的中央集权独裁体制高明。

台湾情况
台湾省现在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已经进入宪政阶段,实现多党制,开放党禁、报禁、实 行民权、国家和地区领导人实行选举制。当然,台湾的政治民主共和制,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例如还存在无政府主义,绝对民主化倾向。所以,有待进一步提高。 但是,其基本政治制度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所以其基本经验也应当肯定。另外,台湾的政治转型也是由国民党自上而下有计划、有步骤的进行的。这些经过实际探索 出的经验,是值得中国大陆政治体制改革所借鉴的。我认为,台湾能作的事情,只要中共放手,大陆也能作到。

大陆情况
现在,中国大陆基本上还没有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虽然早在上世纪40年代,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的政治纲领,有些地方与三民主义比较接近。但是,中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 则完全抛弃了三民主义,而是奉行苏联的高度集中的独裁政治体制。

中共建政60多年, 分为前30年和后30多年。从1949年建国到1978年的30年间,以阶级斗争为纲,天天搞运动一直发展到文化大革命。在这期间,死了几千万人。虽然最 近的30多年推行市场经济, 发展生产,国力有很大增强。但是,其政治体制基本上未变。特别是胡耀邦和赵紫阳被撤职后加上6.4镇压,发展到今天,已经发展到官僚腐败极其严重,社会矛 盾严重对立。据不完全统计每年闹事和官民冲突多达8万多起,贫富悬殊加剧0,4%的人占有70%的国民财富, 已经形成一个新的权贵资产阶级。

所以,中国现在还不是三民主义,而应当定位在孙中山先生的转型理论的第二阶段-即训政阶段。中国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促使社会尽快转型,即从训政阶段转变为宪政阶段,走向民主共和和法制。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步骤


1. 落实和修改宪法、实行多党制、建立民选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实行分权管理、由公民普选制产生,军队国家化。
2. 成立全国政治体制改革委员会,具体担任此项任务要平反6.4为胡耀邦,赵紫阳恢复名誉,并学习和发扬他们的政治,经济改革思想。
3. 为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平反,为一切所谓的右派分子平反,并且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
4. 进行普实价值的宣传和教育,宣传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五权分立原则,即立法、司法、行政、监察和考试法。它是三权分立原则的中国化。现在,台湾就是实行的五权宪法。宣传法制,法律高于一切的观念,破除官僚主义。
5. 借鉴台湾的政治民主化的经验,先在政治经济发达地区进行试点或者建立政治改革特区。例如,首先在上海、深圳和广东的某些市县进行试点,以取得经验,然后推广。同时,从台湾聘请官员和顾问,以推广台湾民主政治的经验。
6. 关心民生,将土地归还农民。扩大就业,提高人民的生活福利水平。
7. 改革教育制度,取消党委制和行政化,施行教授治校,废除高考制度,由各校自己招生。
8. 加强两岸交流,撤除对台湾的军事威胁, 尽快签订两岸和平协定,早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
综上所述, 辛亥革命开创了中华民族的新纪元,已过去100年,中共也走过了集权统治的62年。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明显的折射出-利用高压手段已经压不住民间的声音和 诉求。维稳只能是权宜之计,它解决不了中国的社会根本问题。何况,中国13亿的老百姓更不愿意看到像火山爆发一样的愤怒。
今天,反思辛亥革命100年走过的道路,期盼中共当局正确判断当前的形势,尽早展开政治体制改革、落实宪法、走向民主共和,以避免重演100年前的辛亥革命。

1 comments:

国父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专制。国民党却又沦为了另外一个专制,知道经国先生在台湾真正推行民主政治(政党政治)。大陆在推翻国民党独裁以后,却又真正的成为了专制政权。这是炎黄子孙的悲哀。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