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0日星期一

心中无神,目中无人——之“临时工”

版主按: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生,是悲哀的;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悲惨的。当人“目中无人”的时候,人格可以随意侮辱和被侮辱,人性可以残酷摧残和被摧残,生命可以肆意剥夺和被剥夺。当今中国,都说城管厉害,而临时工城管那就更是无法无天……


在中国,最好欺负的就是临时工;但最厉害,最令人恐惧的也正是临时工。

临时工为什么好欺负?你看各事业单位或国企,凡是脏乱差的活儿,几乎一律都是临时工干;随便一个工人,只要他是正式工,就可以当一帮临时工的“头儿”;而工资当然是低到不能再低;至于福利奖金之类,你如果问的话,连临时工自己也会笑死。

但 正是这样一族游走于城市边缘的劳动大军,他们也是极具破坏力的力量。你看那些城市暴力拆迁,城管暴力执法,甚至单位保安群殴等事件,哪一样能少了临时工? 正是这些挣扎在饥饿线上的一群,他们在重赏之下充当了打手;或者,他们根本就不需要重赏,只要以辞退为要挟,就足以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充当炮灰。

每当我看到那些暴力强拆的视频,常常会热血沸腾地想,要是我遇到这样明显违法的暴力事件,我一定与他们拼命:谁敢上,谁先上,我就一锹劈死他。恶有恶报,必须得到充分的体现!

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因为,事实上,大多数暴力事件的炮灰,都是与我们没什么区别的临时工。如果从阶级分析的角度看,他们也都是你我的阶级弟兄。而真正的凶手,永远躲在你找不到的幕后在数钱。是的,他们永远在数钱,数钱,一直数到手抽筋。

这样,你拼命反抗,到头来发现只不过是屁民与屁民之间的战争。这就像文革时期,两派都在为誓死捍卫一个人而血肉模糊地战斗,到头来发现被你捍卫的那个人正“坐在城楼观山景”。这正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临 时工可以说是中国地位最低的游牧一族了(别跟我说还有比他们地位更低的农民,因为我从来也没有把他们当人看)。但有时候,临时工又是一个最安全最有效的挡 箭牌。如果某单位不巧有正式工甚至是有一定地位的人做了违法事情,而此时偏偏被媒体曝光,则毫无悬念地会将他们划归临时工的队伍。此时,临时工又成了辟邪 消灾的关老爷了。于是,“冤有头债有主”成了一个久远的传说。

那 么,当我们遭遇执法人员时,是不是就该及时地预先辨别确认他们哪个是临时工哪个是正式工,就像香港影视里常常出现的镜头:请出示你的执法证件!如果我曾经 这样教过你,请你以后一定远离我,因为这样实际上就是在陷害你!如果你有这样居心叵测的朋友,难道不该与之果断决裂吗?在香港,你可以牛皮哄哄地声称自己 是纳税人,但在俺们这嘎达,纳税人则意味着低人一等,必须低声下气地给“老总”们敬烟点烟最后再送烟。如果你胆敢以出示执法证件来侮辱你的“公仆”,那上 不封顶的“惩罚”马上就会将你彻底击垮。

其 实,当今中国,全民都是临时工。作为老百姓,反正也没有话语权更别想什么决策权了,上头吩咐怎么干,完成任务就万事大吉,至于这是给谁干,干的什么,有什 么社会意义或价值,干了会产生正效益还是负效益,关我屁事?那么,作为领导,也就是所谓公仆,他们总该有长远打算认真负责了吧?负责当然是负责的,但他们 大多只对上一级领导负责,因为自己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上一级领导手中。所以,他们很负责地挥洒着大把纳税人的银子做着面子工程、形象工程,以期得到上级的 青睐;而上级又有更上级,于是循环往复以至无穷。

更何况,我们的领导又总是万能的。今天是交通局长,明天就上调到化工处长;昨天还在土地局当书记,明天就可能到高校当校长。我曾亲自听到过一个单位的书记在大会上说:许多人对单位缺乏感情,动不动就要调走你看,我就不准备调走嘛,我要一直呆下去!结果,没多久,他就溜之大吉了。忽悠者和被忽悠者其实都心知肚明,大家都是临时工。

临 时工的另一表现就是“新官不理旧账”。前任领导退下之前,当然要突击安插自己的亲信或有功之臣,以便下台后有个照应,不至于太门前冷落车马稀。但后任,不 用说与前任是冤家,就是亲信,一旦自己上台,一律不管旧事。这一方面可以省却许多麻烦,另一面一方面也可以用前任的混蛋来衬托一下自己相对的不太混蛋。

中 国的封建社会,有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一说,表面上看起来,大家都为一家打工,因该是临时工思想最严重的吧?但事实上,相对而言, 因为天下是私产,他就要千方百计地将这个产业做大做强并继承下去。那么,他所用之人乃至用人之道,就要考虑尽量消除下面临时工思想。除了改朝换代,大概也 不会有当朝不管本朝事的事情发生的。

而对于选举类国家,虽然他们几年一选,但除非他们决定执政之后从此洗手,否则就不能有临时工的思想更不能有临时工的做法。否则,只要自己下台就不管洪水滔天的话,下一届也许正是你面对治理洪水的时节了,而正是由于你是洪水的罪魁祸首,你也就彻底没了治理的资格了。

1 comments:

有了临时工,上下都可以不负责任,大家乱来。这也是中国之特色。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