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1日星期五

“悦悦事件”揭示的政治问题

 


版主按:赏善罚恶,除暴安良是政府的职责之所在。在中国,政府因为你揭露了其“阴暗面”就要对你进行打压,迫害。从而是邪恶更加嚣张,善良不能的以弘扬。当局甚至用恐怖主义方式来对待善意的批评和揭露。悲催的时代产生悲催的文化……


丁学良:在中国广东省一个批发市场发生的一起女童被汽车碾压事件引起巨大反响,人们纷纷谴责“见死不救”的行为,呼吁“弘扬见义勇为精神”。


10月13日,2岁女童悦悦在广东佛山广佛五金城被汽车碾压。闭路电视录像显示,至少有18人从事发现场经过,对受伤的女孩置之不理。
香港科 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至少要从四个角度看这一事件,包括法律、行政管理、政治和道德等等,其中政治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事件发生 后,有人提议建立新的法律,对见死不救的行为做出处罚,还有人提议建立一座“悦悦事件纪念碑”,“警醒国人告诫子孙后代”。
丁学良说,中国的当代政治使得很多具有公民意识和公共意识的人经常得不到现有体制的容忍,更不要说支持了。
关怀的代价
他说,按道理,随着一个社会的现代化,每个人的公共意识和公共责任感应该提升和扩张。但是在中国当今政治环境下,一个普通人关心公众问题越多越危险。
丁学良教授说,“悦悦事件”显然和道德有关系,但是道德问题不是一个主变量,而是一个被动的变量,是其它的好多因素导致了不道德的行为。
他特别提出,“在一个现代社会,一个个人是不是可能对本人和家庭以外的事务有一种公共心,有一种公共的关怀和公民的介入?”
丁学良教授说,自从1990年以来,中国社会上有一些最值得敬重的普通人,他们关心的事情超出了自己生活的直接利益,包括关心爱滋病人、关心孤儿、关心弱势群体,等等社会不公平的现象。但是,做得最多的这些人中,“有几个有好下场?”
丁学良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列举了著名维权人士陈光诚高耀洁的名字,还提到了谭作人王克勤赵连海胡佳等人。
他说,政府第一步是要宽容,还不是支持。如果你不但不宽容,还要迫害人家,你怎么能指望这个社会的普通人能有一种公共的关怀之心。BBC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