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星期四

乌合之众的伟大丰碑

版主按: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观点,不同的看法。从草根的角度看辛亥革命。或许给人以新的启迪。曾经有一篇文章,“压死清朝这匹骆驼的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一泡尿……”当一个政权腐败透顶的时候,草根也可以革命。

姜草子
  一,辛亥革命就是乌合之众的胜利。这场革命以武昌起义为标志,可武昌起义的第一枪,乃至随后的军事行动,没有谁下谕旨,没有人发命令,更没有按精英的部署行事。这场革命的起始,就是一次自发行动。
  二,乌合之众也能成事?那是因为清王朝已经烂透了。在某种意义上,是清王朝自己搞垮了自己。干柴之中,乌合之众只是兴之所至,无意中把叼在嘴上的烟屁股吐在了地上,火焰腾起来了。
   三,我不否认革命家及其思想启蒙者在其间的作用,但他们的作用是间接的,潜移默化的,有心插柳柳不长,无心插柳柳成荫。革命者的作用是启蒙,教育、作出 样板,让乌合之众知道,原来皇帝也是可以轰下来的,家天下也是可以变成众天下的。不过就辛亥革命而言,乌合之众的最有效的革命教员,还不是这些革命精英, 而是清王朝自己。天作孽,犹可谅,人作孽,不可救。
   四,启蒙和鼓动,革命精英功不可没。但随着乌合之众第一枪的成功,宪政民主昙花一现,此后的历史,就主要成了精英们忽悠乌合之众的历史。搞到后来,最大 的忽悠者竟占了上风。我们现在怀念辛亥革命,可不要忘记,正是乌合之众的那一阵乱枪,才照亮了中国黑暗的夜空。有了这片刻明亮的天空,才有民国初年的短暂 宪政繁荣。
   五,因为如此,辛亥革命不仅是乌合之众树立的丰碑,它也是一座仍在徐徐上升的高山。这座山仍在上升,是因为此后的我们仍在沉沦——在宪政的运作上,民国 初年的水平迄今仍是最高的;在思想启蒙上,如今的精英也许知识更完备了,手中的信息更多了,但却丢掉了早期精英们的那份情怀。如今的中国精英,无论左派右 派,无不在吊着精英的斗鸡眼俯视着乌合之众,他们的启蒙或煽动,都非常苍白无力。
  六,人民(臣民)——乌合之众——公民,这是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必经之路,现在我们仍在这条路上张望、徘徊,争争吵吵,你推我扯的,没几个人在正儿八经赶路。什么时候我们走完这道程序了,再来纪念辛亥革命,就不会只是反思、感叹、惋惜,吵闹,而拿不出丁点告慰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