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4日星期二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版主按:温家宝的历史地位何须检验?大陆公共知识分子余杰早就有一书《中国影帝温家宝》做了恰如其分的结论。其十年的功绩,也许可以用他自己的这句空话来诠释。在“让公平和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明”这句话之后是“我爸是李刚”“我爸是李双江”和“我是李阳”……真是“李阳李刚李双江,家暴车祸冲锋枪”。试问?公平,正义何在?



曾节明 
今年九月十四日,大连,温家宝在2011年年度夏季达沃斯企业家年会上,提出了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五点纲领性意见:
第一、坚持依法治国;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
第二、推进社会公平正义;通过改革发展经济,并且改变收入分配不公和差距过大的现象,让人民群众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都能够享受改革和建设的成果。
第三、维护司法公正;保证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应有的独立性,不受任何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干涉。
第四、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要扩大民主形式,要巩固村民自治。扩大民主可以先从中共党内做起,由党内逐步扩大到党外。
第五、坚决反对腐败;反对职务侵占,逐步推进财产申报制和公示制,公开财政中的公款出境、公款接待、公务车这“三公”经费。
温家宝这一次呼唤政改,是一次升级和突破。此前,温家宝虽然在多个场合公开发声支持政改和普世价值,但都嫌零散和缺乏条理,也不够鲜明,象这样抛出纲领性意见的政改呼唤,还是第一次。(尽管这“第一次”在许多人看来有些迟)
与温家宝的以往呼唤不同,温家宝的这次发声,不仅有条有理,而且旗帜鲜明,火力空前猛烈,矛头直指胡锦涛一伙。
“温五条”中的要害,是第一条和第三条。
第 一条:“坚持依法治国;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这是在批评共产党党政不分、一党专制、党魁 权力过大,联系实际,就是在揭批胡锦涛本人的权力绝对化和过分集中、指斥胡锦涛一伙拒绝依法治国,强化以党代政,大搞极权倒退倒行逆施...作为二把手,公开提出这样的意见,针对一把手的态度再鲜明不过。
简而言之,温家宝的第一条,不仅要胡锦涛下台,还要革掉共产党的专制,这是具有划时代突破性的政改呼唤!“温一条”恰如戈氏归来、紫阳再世! 
温家宝的第三条:“维护司法公正;保证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应有的独立性,不受任何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干涉。”这一条,既在批判胡锦涛一伙肆意干预司法,操纵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枉法迫害胡佳、高智晟、刘晓波、艾未未...更在于否定(胡锦涛一再强调的)共产党对司法工作的领导。“温三条”司法独立的观点昭昭,“三权分立”不言而喻,当头棒喝“决不搞三权分立”的胡锦涛“五不搞”集团。
但 此次温家宝的政改表态,海内外均反映冷淡,这大抵是因为“狼来了”的效应。温家宝多次呼喊政改,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上来”,于是在温家宝“作秀论”的 影响下,愈来愈多的人认为温家宝是周恩来式的巧伪货色,余杰捏软柿子的《中国影帝温家宝》更助长了这种看法。(余杰如果敢写《中国影帝胡锦涛》,早抓起来 了) 
我们不宜据此而误读温家宝。我已经多次指出:温家宝本质不同于共产党忠实党徒周恩来,他内心向往自由民主,希望中国早日民主化,否则,他就不会冒中南海之大不韪、一再吃力不讨好地倡言政治体制改革。


因 为,如果温家宝发声政改纯属搏名作秀的话,他大可以如尉健行、胡锦涛之流那样空喊“反腐”,也可以象朱镕基那样作态,为反腐已经为己做备好了“一百口棺 材”。温家宝倡言政改,不仅发声于西方外交场合,更现于国内的公开讲话中,例如象深圳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庆典这样的大事上。 
由此可见,温并非单求作秀于外邦,而是有心影响国内。但作为总理,温家宝的言论居然频频被过滤、甚至被“和谐”,可见其屡犯一把手胡锦涛及其他权贵之忌。如果为了浪取虚名,这样得罪人根本不值得:巧伪大师周恩来决不会犯忌于毛泽东,朱镕基也从来没有这般得罪江泽民...温家宝一再呼唤政改,却触动着胡锦涛、吴邦国“五不搞”团伙最为敏感的神经。
据此可以判断:温家宝呼喊政改,决不是在作秀。这是雄心的激励、良知的呼唤,这是一个良心未泯、见识出众的共产党高官在行将告老之际,不甘平庸猥琐的挣扎与萌动。
某团体把温家宝的开明言论,莫名其地始终与胡锦涛捆绑到一起,开口闭口“胡温”,说什么胡温又要有“大动作”(如铲除“江家帮”云云);妙惯于“阴谋论”的人,则指斥温家宝与胡锦涛,是极权倒退的“双簧”,“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但这些人如何解释中国新老左派对温家宝的特别深恶痛绝?新左大骂温家宝是“卖国贼”、“新买办”;老左直斥温家宝是“赵紫阳余孽”、祸国殃民的“奸相”...有意思的是:在舆论揪斗温家宝的同时,左派势力却如海外某团体一样,始终对胡锦涛寄予厚望,把他当作“邓走资”路线的拨乱反正者。
一 个检验常识:如果温家宝真的是“影帝”的话,左派为什么这般切齿痛恨?如果胡、温真的一体的话,左派为什么区别对待?有人认为这是中国人“清君侧”、“勤 王”的惯性思维作用,这又怎么解释他们对“总设计师”的大张挞伐?又怎么解释他们对退位后仍保有相当势力的江泽民的声讨?
但是,温家宝的局限性,也是很明显的。比如,在如何推进政改方面,温家宝对中国共产党仍然有幻想,这体现于他的第四条中,如“要巩固村民自治”,但如果不赶走村党支部(党组织)这个巫邪的“婆婆”,“自治”何从谈起?


又如“扩大民主可以先从中共党内做起,由党内逐步扩大到党外”,温家宝如果试图这样推动民主化,则将重蹈赵紫阳的覆辙。党内民主必然损害党官寡头的既得利益,在权贵市场化高度发展的今天,他们岂肯束手就范?“温三条”的民主化操作看似平稳“有序”,实则险恶而行不通。


党内民主必然刺激顽固派既得利益势力凶恶反扑,反动如“邓六四”之类的政变,将“八九”后辛苦积蓄了二十年中国政改势力再次扼杀于摇篮当中。这样的“有序”民主化,也必然危及温家宝自身(左派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只等时机成熟)。 
温家宝要想成功,就不能这样“有序”。与八九年大不一样,现在“有序”,只对顽固派有利;因为在中南海,顽固派占据主导,而在整个中国社会,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绝对是主流。若局限于红墙内,温家宝势单力孤、处境艰险,但一旦闹出去,与体制外相结合,形势就翻转过来了。 
赵紫阳的教训表明:要想政改成功,就必须夺得大权。如果当年赵紫阳从朝鲜回来,立即找邓小平追究李鹏防治学生闹事不力的责任,并且假意承担戒严清场的职责,在戒严当中抓取军权,伺机向顽固派突然袭击,局面将完全不同。


或者,九二年初邓小平恼怒于江泽民,欲重新启用于己之际,应抓住机会殷勤检讨下跪,重新夺回总书记再说,等到邓小平死了,中国不就民主了?可惜赵紫阳太老实,求取个人清名而害苦了十多亿人。 
孟 子云:徒善无以为政。政治不是慈善事业,而是冒险家和赌棍的事业,政治家应这眼于大善,而不是小恩小惠和礼节谦让。关键时刻,温家宝应该当仁不让、心狠手 辣,这方面,应该向薄熙来同志学习。温家宝不抓取变天的机会,薄熙来就会抓取;因为阻扰薄熙来进常委,薄熙来一旦上台,温家宝很可能会人头落地。
温家宝应该暗中积蓄体制内外力量,多管齐下,找准时间对顽固派发动突然袭击为上。既然得罪胡锦涛一伙了,不如得罪到底,你不搞垮他,他就要清算你。党内民主乃险径也,抢班夺权,改旗易帜,改天换地才是正途。 
现在为了对抗温家宝的影响,胡锦涛一面利用薄熙来,全国推广“唱红”,一面竟然不惜请出朱镕基,以前总理压制现总理,《朱镕基讲话实录》经中宣部力挺,畅行无阻于全国,以朱镕基的铁腕作风攻击温家宝“只作秀不作为”的软肋。


这 一招确实很厉害,因为朱镕基在位时,通过系列雷厉风行的国企改革,熔化了中共红朝的经济基础,很玄妙应了其名“朱镕基”。朱镕基以熔化红色政权经济基础而 名载史册,温家宝受制于胡锦涛的“国进民退”路线而无法进一步推进私有化,如果在政治改革上不建功立业,拿什么交代后人子孙?难道要和胡正日同志一起捆 绑、同背历史骂名吗? 
对 朱镕基的利用暴露了胡锦涛一伙的虚弱。胡锦涛一贯对老百姓张牙舞爪,肆意镇压,对高层却谨小慎微,决不敢象毛泽东那样搞清洗,生怕失去平衡。这对温家宝是 机会,现在离“十八大”只剩一年多,胡锦涛为求“和谐”,更不敢在高层搞动作,决不敢把总理怎么样,企图以时间熬退温家宝。  
温家宝大展宏图的机会到了。究竟是历史巨人,还是赵紫阳第二?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不管温家宝能否经得起检验,作为反对派,我们应该明确的是:现在没有体制外的压力,中南海是不可能自动分裂的,上书、规劝、礼求...都是自取其辱。我们应该从舆论上尽力鼓励温家宝(政改派)打击胡锦涛(顽固派)、加紧发动各阶层民众维权、抗争、反抗。这些努力的力度越大,中共统治集团分裂越快。

1 comments:

原以为宝叔是继周恩来以后,最亲民的总理。每到灾区,必先以泪洗面,然后抑扬顿挫的一番“肺腑之言”……最后在黑板上写“多难兴邦”。哇噻,这都当不了最佳男主角,配角得弄一个吧?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