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

拾荒阿姨陈贤妹挽救文明颜面


版主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天朝靠什么来拯救华夏文明?对于生命的漠视竟然达到如此令人发指的地步。陈贤妹,一位拾荒者,她虽然没有钱,当她却有人性的尊严。只有她,还心存我们这个社会最后的一丝人性。此时此刻,她人性的闪现,不知道要令多少人汗颜。
  

如果能从日常的忙碌中停顿片刻,看一看想一想我们的生活,真觉得很可悲,不禁要问一声,生活“何必如此”?又“何以至此”?为什么连基本的是非都颠倒了?

    前几天,在佛山南海的一个五金城的一场车祸中,两岁的小女孩悦悦,几分钟内先后被两辆车碾压,十几个路人看见(昨日《南方都市报》)。这种事情,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总会有人停下帮助,或者电话报警叫救护车,肇事司机即使吓傻了,大概也不会逃离现场杳无踪迹。

    然 而,就像高铁追尾事故一样,所有的保障环节都出了问题:司机逃走了!路人没有停下来,也没有人报警或者叫救护车。还好,最后有个捡垃圾的阿姨陈贤妹,停下 试图抱起小悦悦,喊话询问,最后找到她的母亲,送到医院治疗。虽然为时已晚,但整件事里总算还有个热心人。换句话说,这个捡垃圾的阿姨陈贤妹,给几千年的 文明稍稍挽回了一些颜面。否则,一个号称“礼仪之邦”的泱泱大国,一个小女孩横遭车祸却遇此冷漠,叫人脸往哪里放?

    不过从另外的 角度看,民众生活是实实在在的。虽然闲谈之余,对“千年文明”、“大国雄起”也未尝不感到骄傲,但相比之下,现实中那些热心扶起伤者反被诬陷索赔,诉诸法 院无法说清之类的事例,却更具冲击力。况且其他颠倒是非的传闻,也是数不胜数。长此以往,有多少人还存着依法办事的心,又有多少人,能够以道德楷模为榜 样?换句话说,有多少人还对法律有信心?又有多少人还有传说中的道德感?

    对法律没有信心,对道德没有感觉,所以在这场悲剧中,我 们看到所有的面孔都是冷漠的:有的人看了眼危难中的小女孩,然后走开;有的人回望几下,还是踌躇地走开;有的人干脆视而不见;司机逃之夭夭;更有甚者,自 称肇事司机接受多家媒体采访称想出一万块钱私了,竟然证实是有人搞恶作剧,往受害者家属伤口上撒盐(今日《南方都市报》)。这些脸孔都令人厌恶,但是在今 天的中国,大家扪心自问,除了那个丑陋的恶作剧者,对于其他面孔,有几个人不对他们的冷漠表示理解?有几个人能够自信地说,自己会和陈贤妹一样,能够伸出 援手?

    实际上,我们堂堂礼仪之邦,虽然也有见义勇为的英雄,但是常常还不如那些来自“蛮夷之地”的外国人。前几天,一个朋友从张 家界旅游归来,说当地某个景点人山人海,排队人龙很长,有几个“有门路”者,堂而皇之越过队伍径直而入,对此早已习惯的国人无非气鼓鼓表示愤慨,但几个言 语不通的外国妇人则挺身而出,打着手势要让人家给个说法,最后引起国人围观,似乎那几个人才没有得逞。这类的事也不算太稀罕,但朋友的总结却很有意思: “现在只有不懂中国的外国人,还有些古道热肠,讲些道理。”———话虽有些绝对,但却能引起共鸣。

    在中国生活的国人,为何就不古 道热肠了呢?连遭车祸的小女孩也弃之不顾呢?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但是,有一点比较清楚,一个社会倘若到了“礼崩乐坏”的地步,社会底层的素质固 然肯定不高,但是更应该受谴责的,大概还是那些有权有势又有钱的精英,因为他们能主导社会的方向,他们决定的制度塑造着整个社会,他们的作为,能影响人们 对法律的观感,他们的言行,也能让人们判断社会的道德。所以,如果要想恢复“礼仪之邦”,恐怕要从这些人抓起,否则,我们只能靠良知尚存的捡垃圾的阿姨来 维系我们的文明面具了。也不奇怪,毕竟“仗义每多屠狗辈”嘛。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