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0日星期四

对生命的尊重才是天道


作者按:1013日下午佛山小悦悦的遭遇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公众异口同声谴责肇事司机,谴责那18个选择性失明的路人,感佩于拾荒阿姨陈贤妹施以援手,表达对小悦悦的祝福和牵挂,人们哀叹“这是怎样的社会?中国人是怎样的一群人?”反思和问责也随之而起。

看到这个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她的父母干什么去了?”搜遍网络也没有答案,我们不知道事件发生的当时,她的父母在做什么,一个2岁 的孩子如何独自跑上车水马龙的街道,在下着雨的傍晚。小悦悦的父母除了看护她,还在忙于接受媒体采访、开微博,不知道是先前的记者没有想到问这个问题,还 是因为巨大的同情放弃了这个问题。无论如何,小悦悦的监护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是这个事件中最应该愧疚和痛悔的人。

这么追问或许会被扣上“冷血”的帽子。尽管中国没有法律条款对监护人的具体行为作出详细的规定,也没有法律条款规定多大年龄的孩子可以独处或独自外出,但小悦悦父母没有给她足够的监护,是不争的事实。让我们来看看国外的有关法律。加拿大安大略省规定:“让16岁或以下的孩子独处时,监护人必须提供当时情况下适当的监管和看护。”美国纽约州
法律规定“12岁以下的儿童必须时时有人照看,以免发生由于孩子不懂事而导致的危险。离开学校以后,家长自己不能照顾的话,必须托给别人照顾。”据2011513美国《星岛日报》报道, 11日一名新移民祖母将自己的34岁的孙子留在哥伦布公园,被公园管理人员发现,沿公园附近寻找20分钟未果,遂向警方求助。家长险些因此被捕。
由 此看出,中国法律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十分无力且可操作性小,而家长对孩子的监护也非常粗放。随处可见自己在外玩耍的孩子,在社会治安日益恶化,不确定的危 险因素与日俱增的情况下,这样做无疑让这些孩子处于不安全的境地。为杜绝“小悦悦”的悲剧再次发生,作为母亲,我恳请各位法律界人士加强立法和执法,恳请 所有父母悉心照看您未成年的孩子。

肇 事司机碾压伤者并逃逸,这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在追究其法律责任的同时,我们需要反思,药家鑫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为什么这类事件还屡屡发生?如果一项法 律法规让作恶代价更小侥幸的机会更多,一定会有人铤而走险,这样的法是恶法。另外,在机动车保险方面,如果险种覆盖各种意外事故并给与相应有效的赔付,可 以减少司机的心理压力和经济压力,尽可能减少司机因担心自身及家庭因一场意外被拖累一辈子从而把事情做绝。

路 人,我们都是路人,我们也都可能成为被路人围观的受害者。彭宇案的余殃一次又一次战胜了人类的原始情感,无视同类受到的伤害。这有赖传统文化“事不关己高 高挂起”、“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们瓦上霜”的千百年教诲,也是斗争哲学恣意泛滥几十年的结果。人类作为群居动物必然拥有的“守望相助”成了稀有的行为, 我们应该感到羞耻!更应该感到羞耻的是,我们一次又一次被吓倒,一次又一次屈服于恶。以邻为壑、他人即地狱让人人都成为孤岛,警惕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更吝 啬给予陌生人善意,人人都可能成为小悦悦。本月初,武汉一的士司机拒载被路人扶起的晕厥老人,仔细辨认发现竟是自己的岳父,于是当街自扇耳光。这就是活生 生的例子!

单纯做道德批判没什么用,如何让作恶付出更大的代价,如何让行善的成本降低再降低,如何从法律和制度上规范人的行为,是更可行更有效的办法。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