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是“革命尚未成功?”还是继承了国父的遗志?

 版主按:如何评价辛亥革命,如何看待革命的成果,一百年来,两党,两岸各有评说。是袁世凯窃取了革命的果实?还是国民党在台湾坚持捍卫仅存的成果?还是共产党所说的继承人孙中山先生的遗志?


陈建维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两岸都在纪念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最伟大的日子,中国政府不但砸下千亿重金开展各项纪念活动,还在天安门广场竖起了孙中山的铜 像,胡锦涛,江泽民二代领导人率八个常委出席“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会”更是引人瞩目。胡锦涛在会上声称:“中国共产党人是孙中山先生开创的革命事业最 坚定的支持者、最亲密的合作者、最忠实的继承者。”
    
  对于近代中国来说,“辛亥革命”无论多高的评价都不为过,因为,没有“辛亥革命”就没有中国近代史。反封建,反帝制,反抗异族统治,结束中国二千多年 来封建帝制,开创中国新纪元,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但遗憾的是这个亚洲第一共和国,还处在襁褓之时,还没来得及建立起真正的民主政治,就经历了 “袁世凯复辟”、“北 阀战争”、“共产革命”、“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最后被赶到台湾岛上。而这个对孙中山缔造的中华民国的叛乱者,不是别人就是声称继承孙中山遗志的中 国共产党。

    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不久,正当中国百废待兴之时,1917年 苏联十月革命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改变了中国前进的方向。作为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始终把“辛亥革命”看作与无产阶级革命目标理念都不相同的 资产阶级民主革 命。从而开启了一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民族内部的阶级大撕杀。对于“辛亥革命”中国共产党历来是首鼠两端,建党之初的1927年中国共产党发布告民众书中 说,“辛亥革命”失败的原因,在于国民党没有民众的基础,而只有军队。抗战之际,周恩来发表《辛亥、北伐与抗战》肯定了“辛亥革命”的成功。1939年毛 泽东在《青年运动的方向》再次评价辛亥革命“有它胜利的地方,也有它失败的地方”。 而到了中共执政后,已无须对“辛亥革命”进行评说,“辛亥革命”与“中华民国”一锅揣,“辛亥革命”有关的人员统统作为旧人员,历史反革命,关的关,抓的 抓。曾经为辛亥革命作出钱出力,承载中国文化与经济的地主、代表中国新兴阶级的资本家、斗的斗,杀的杀,所剩无几。与此同时,承载中国几千年的旧文化,发 展现代社会的新思想被杀得片甲不留。这样一个沾满辛亥革命血的共产党,只能是“辛亥革命”的罪人。 在“纪念会”上胡锦涛还引述孙中山的话说:“统一是中国全体国民的希望。能够统一,全国人民便享福;不能统一,便要受害。”但是正因为中共的叛乱造成了 “辛亥革命”“北阀战争”南北已经统一的中国,出现两岸分治的现状,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国共产党本应为自己历史上的武装叛乱分裂国家谢罪,在此 前提下开创两岸的和平统一。然而中国共产党不但没有坦然自己的罪行,反而窜改历史,把自己扮演成“辛亥革命”的继承者,公然在纪念会上撒谎。在这个世界上 见过不要脸的政党,还没有见过象共产党这么不要脸的。如果说今天,“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来到之时,共产党从历史中认识到自己历史的罪行,改弦易张,顺应民 主潮流,走向“共和”,象国民党一样,从革命的政党 转换为民主的政党,那也算是中国百年历史不幸之中的大幸。但是中共党内虽然有着胡耀邦、赵紫阳,温家宝这样的政治改革呼声,但每一次改革均以悲剧告终,共 产党整个权力系统始终拒绝一切变革,视“辛亥革命”先烈为之奋斗的自由民主价值理念为寇 敌,三十年的经济改革,更是把共产党变成一个喋血的利益集团,成为比满清皇朝更为专制,更为腐败的政权。
  
   “辛亥革命”是以结束满清皇朝专制政体为标志的革命,但是中国大陆的社会现状,即使以三十年改革开放为标志,中国也远远没有达到被称为大清晚钟的 “新政”那样的程度。1901年1月, 慈禧发布“变法上谕”, 构建新体制、颁布一系例法规。当时推进的“洋务运动”,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为中国从金融、交通、邮电、矿业、治炼、制造打下了基础。当时,中国的产值 也是以百分之十的速度增长,绝不输于当今的中国。在政治领域的变革其力图之大,之深更是非今日可比。当年清政府首先开放的是出国留学。1903年10月, 清政府颁布《奖励留学生章程》,至1907年,仅公费留日学生总数达一万五千人,自费留学则成为青年学子的一时之选。1906年清室派出五大臣出洋考察, 提出“定国是”、“改官制”、“平满汉”、“提民智”等方略,并定期9年开始逐项体制改革。1907年10月清政府下诏各省设立咨议局、资政局,1909 年10月全国同时选举。1911年11月满清资政院正式公布宪法大纲的《十九信条》,明确大清皇帝已经成为立宪政体下的“虚君”, 皇帝的权力必须以“宪法规定为限”。1908年8月,颁布《钦定宪法大纲》 不但规定“三权分立”,並規定民众有言论、著作、出版、集会、結社、拥有财产、选举和被选举议员的权 利。与此同时,清廷亦放寬了对报刊、政党的限制。1911立宪派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政党“宪友会”,自此,中国的政党与社团如雨后春笋,一发而不可 收。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新政”中占重要地位的新闻自由,1908年3月14日颁布的“大清报律”,开创了中华民族空前绝后的新闻自由。“大清报律”第2条 明确规定,只要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的中国人都有创办报纸的资格:一、年满二十岁以上之本国人,二、无精神病者,三、未经处监禁之刑者。“大清报律”还规定, 凡具备办报资格的人,只需于发行20日以前,将报刊的名称、体例、发行人、编辑人和印刷人的姓名、履历与住址以及发行所、印刷所的名称、地址各项,呈由该 管地方衙门申报本省督抚,咨 明民政部存案即可。由此迎来了中国近代报业的春天,涌现了以王韬、康有为、梁启超、唐才常、黄遵宪、汪康年、为代表的一大批著名的独立报人。1913年, 全国大大小小的报馆竟然达五百多家。迅速发展起来的民间报刊,形成了中国历史少有自由空间,开创了文人论政的传统。但是这一切随着历史的演变都消失在历史 的时空中,让人扼腕痛惜,唏嘘不已。

    满清政府在世界潮流的逼迫下面对国内的革命浪潮,最终能从善如流实行新政,在革命军进攻之下,又能审势度时,不作垂死挣扎,顺势下台,减少生灵涂 炭,使辛亥革命得以顺利成功,未尚不是善终。清皇室的逊位诏书是这样写道的:“奉旨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相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 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 尚无确当办法,南北暌隔,彼此相持,商辍於途,士露于野,徒以国体一日不决,故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议於前,北方各将 亦主张於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 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袁世凯前经资政院选举为总理大臣,当兹新旧代谢之际,宜有南北统一之方,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军 民协商统一办法,总期人民安堵,海内刈安,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 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钦此。”

    抚今追昔,一百年前,一个统治中国长达268年的帝国,退出历史舞台的369字的诏书,写得如此地有理,有节,有情,文字又是如此地优雅,让人生 出无限地感叹。纵观辛亥革命一百年来的历史,真是有:北洋不如满清,民国不如北洋,中华人民共和国又不如中华民国之感。一百年来历史的流转、历史的徘徊、 历史的倒退让人扼腕。放眼世界各国之政治,没有那一个国家,那一个民族,象中华民族一样经一百年的历史,不进反退。在被称为最野蛮的非洲大陆都在开启民主 政治的今天,中国这个亚洲最早建立“共和”的国家,至今依然没有自由的思想,独立的人格。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没有一份民间的报纸,13 亿 人没有一张选票,这样的景观实在是中华民族的百年之哀,怎么不让人椎心泣血,长歌当哭。面对“辛亥革命”的先贤, “黄花岗”的烈士如果在天有灵,在地有知,又如何能够安息。唯一值得告慰英烈的是,“辛亥革命”还有台湾岛上一颗仅存的民主硕果。如果没有台湾的民主化, 辛亥 革命便是一事无成。今天我们纪念辛亥革命的意义在于,继承辛亥革命的遗志,建立真正的“共和”,当“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来到之际,我们只有一句话,就是孙 中山先生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

1 comments:

一百年都过去了,还在”革命尚未成功……“悲哀呀!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