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日星期一

未来几年很可能有来自中国的获奖者


版主按:诺贝尔和平奖,对世界和平,人类所做的贡献,最具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是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瓦文萨这些人物可谓众望所归。而刘晓波获奖以后,竟然受到同是民运领袖的攻击和不满。若再有和平奖颁给中国人?难!集体获得,也许吧……

斯德哥尔摩快讯,博讯记者于当地时间10月1日下午有幸遇到一位为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工作的瑞典学者,在记者询问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花落谁家的时候, 他说知道也不能说,何况他并不知到。

但他很有兴趣讨论一些关于中国的问题,他表示,鉴于再过几天就要有今年的诺奖结果出来,虽然今年他没有参与协助评选工 作,但为了避嫌,他希望记者能够隐去他的名字,引用时尽量使用原话。他说,他想给中国朋友带一些信息。
 
     随即他笑着说,虽然结果没有出来,但是中国人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他强调,未来几年,很可能还有来自中国的候选人获此殊荣。在记者发现他两次都是使用复数的 时候,他解释道,中国下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应该是一个群体,而不是某个人。他说,这不只是他的意见,而是有些评委的意见。 (博讯 boxun.com)

 
    他说,2010年由于北京和美国的推荐人,加上刘晓波的不懈努力,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诺奖评委受到很大的压力,但没有一个评委为此后悔,这个 决定没有错。他多次强调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决定没有错,可不能排除一些负面的影响,不是说刘晓波为此坐牢,而是另外一个方面的,属于诺奖评委包括西 方对中国人争取民主的历史与现状缺乏深入了解。
 
    他说,中国人强调的是集体主义,而在中共当国的62年里,中国虽然也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如同晓波一样的民主志士,但始终没有像其它一些国家那样出现 一些具有压倒众人的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例如南非的曼德拉和印度的甘地。这使得诺贝尔和平奖挑选出刘晓波后,虽然获得大多数民主人士的支持,但也多少造成了 一些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影响。这影响不是挑选评委挑选错了人,而是原本应该更多的了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
 
    他说,至少有两个评委在过去一年里就这件事同他交换过意见,他们也有类似的看法。他们都不会为挑选刘晓波后悔,而且,从中共恶劣的态度,以及当前中东局势来判断,在未来几年,中国会有人(复数)再次入围,并可能当选。
 
    他引述其中一位评委的话:”我们会把重点放在那些(指中国)国家“,但愿他们的统治者不要犯错误,当然,他们也有可能获此殊荣,这不是没有先例 的。但这两位评委与他都认为,应该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与文化等背景,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个人与群体加入到结束专制,祈求民主与和平的诉求中,而这些人往 往是”不分上下“,如果挑选某个狭小的圈子甚至个人授予诺奖,在其它国家与地区可能不会有问题,可在中国这种状况,以及讲究论资排辈与面子的文化氛围中, 可能会有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副作用。当然,他还是强调,诺贝尔和平奖不会照顾面子,更重要的是,中国单个人的力量可能有限,而他们加在一起,足可以媲美任何 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当博讯记者询问在他印象中,有哪些人群可以入围的时候,这位多次参与协助评选工作(今年由于学术工作使得他无法参与)的学者说,1989年和其后 的几年里,没有把诺奖授予广场上的青年人,现在看来是不应该的,达赖喇嘛当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而达赖尊者可能在此后的任何一年都能够获此殊荣,他当之 无愧,可当时没有想到要授予无数喋血广场的民主青年。
 
    他说,后来不少民主人士被抓了,逃出来的也忙于工作,有几位以个人的名义得到推荐,但份量都不够(这之前,没有评委听过他们的名字),可惜的是当 时没有人强力推荐天安门广场上这批仁人志士,推荐这个集体,如果当时再强烈一些,或者说”学会一些运作“,可能就不一样,接下来的两年都有机会获得诺贝尔 和平奖。
 
    最后他强调,这也没有关系,看起来,中国今后还少不了这类英雄,那种独裁制度就是孕育英雄的温床。在记者进一步追问中,他提到了天安门母亲、维权 人士和坚持和平启蒙的知识分子与律师团体,最后他说这次因茉莉花活动被捕的人也差一点成了候选人,他笑笑说,北京学聪明了,因为茉莉花牵连而被秘密逮捕的 几十位活动人士,都在9月1日前释放出来了,要知道,如果都不放,他们真有可能成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