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星期五

心中无神,目中无人——之道德沦丧,敲诈勒索


-------蒙冤者妻子江雅琴的血泪控诉



我叫江雅琴,2006年4月2日晚,我丈夫须春源从上海市崇明区的朋友孙菊芳处骑电动车回家,遭遇对面汽车强灯光刺眼而撞到路旁绿化树上,当场昏迷,待醒 来之后又祸不单行地被一名妇女碰瓷讹诈,这名老妇叫蒋念珍,她见我丈夫出了事故就乘机躺在地上,她的妹妹蒋颜英也在一旁帮腔,我丈夫赶紧给孙菊芳打电话并 报警,孙菊芳和警察到场后,蒋念珍故意在地上打滚装作痛苦样,警察说你赶紧到附近的缘华医院先医治,但蒋念珍说不去,要等他哥哥来了再说。

原来他表哥姜郑超是当地的乡长,姜乡长到后便舍近求远地强行安排到他们熟悉的崇明仁济医院住院,虽然经各个科室检查,均未有外伤,仅发现其有高血压症状 和慢性颈椎病,但蒋念珍一家不肯罢休,通过内部关系找到茅宇仁医生伪造了一张转诊单(单子是90年代的过期单子,公章也是早就停用)转往毫不相干的东方医 院,事后了解到蒋念珍一亲戚在东方医院承包工程,与该院关系密切。东方医院诊断结果为慢性颈椎退化明显,颈椎过伸伤,并手术治疗,同样并无任何外伤记载。 在此期间,我丈夫去东方医院了解情况时被蒋念珍的家人抢了身份证并强行要求他告诉家人先拿来五千块钱才能走人,我丈夫没有办法只好让朋友送过去五千元钱才 脱身。

事后不久蒋念珍向崇明法院起诉我丈夫,尽管她提供的证据漏洞百出,我们当庭提出质疑并否认,但是法院的庭审笔录中记录的却是被告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为此我们拒绝在庭审笔录上签字。最后崇明法院还是判决我丈夫赔偿蒋念珍五万四千多元,我们的上诉也遭到驳回。

蒙冤之后,我丈夫坚持认为法律会还他一个清白,他一直向各级法院和检察院反映冤情,结果都石沉大海,我丈夫是一个忠厚本分的退休医生,一生积善行德,突 然蒙受不白之冤,他无法接受。长期的申冤无望,整日的抑郁终于使他支撑不住,不幸患上了癌症,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无法承受,在精神与病痛的双重折磨下他于 2010年11月6日凌晨他留下一封申冤的遗书自杀身亡。

丈夫的蒙冤自杀引起了社会的强烈愤慨,丈夫生前的医院院长在悼词中悲愤 地说:须春源蒙冤自杀,死不瞑目,强烈要求检察机关追究蒋念珍一伙骗子的法律责任。其他的知情人也纷纷站出来作证,蒋念珍的两位邻居路见不平主动找到我表 示愿意作证,蒋念珍的主治医生顾医生也说,验伤的时候蒋念珍没有到场,没有病历卡。就连蒋念珍的儿子也曾劝她不要太搞过分了。

好心人帮我提供的这些证据给了我为夫申冤的勇气和力量,但是检察院的人在我申诉的时候却冷漠地说:你丈夫已经死了,现在死无对证了。我今天要把蒋念珍的讹 诈行为公之于众,我要告诉全天下的人,她的一己私利她的一次恶行害死了我丈夫,苍天在上!我在有生之年唯一愿望就是揭穿蒋念珍的骗局,为我蒙冤自杀的丈夫 讨回公道!还他一个清白,让他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申冤草民 江雅琴

联系电话:15618196205 15710116211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