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星期四

心中无神,目中无人——之“仇恨在胸要发芽”


中国大陆“富二代”、“官二代”开车撞人的消息近来屡屡见诸报端。有专家认为,目前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司法不公使民众高度关注这类案件,民间的“仇官”、“仇富”情绪也在增强。


浙江《今日早报》星期三的报道说,余姚一个姓赵的先生上星期五在过斑马线时,被一辆飞速行驶的奔驰车撞伤,肇事司机随后叫了一帮人到现场,并叫嚣 “在余姚,没有我们摆不平的事”。被撞者家属在拍摄事故现场时,还遭到殴打。报道说,肇事司机24岁,他的父亲郭健鸿是“宁波天邦实达工具有限公司”董事 长,该公司有员工800人,产值超2亿元。郭建鸿已向媒体确认肇事司机确实是他的儿子,开的是他的奔驰车,但否认他儿子在现场曾叫人来打被撞者亲属的事。 余姚交警部门称,目前事故还在处理中。

中国的“富二代”、“官二代” 开车撞人的事件近来屡屡见诸报端,并引发公众关注。原美国中文网刊《大参考》主编李洪宽对此评论说,

“像 ‘我爸是李刚’、李双江的儿子打人这事儿媒体反响非常大。也确实看得出来中国的新闻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在推动炒作这种中下级官员的子女犯法的事儿上做得非常 成功。但是真正更高级的比如说政治局常委的儿子、孙子打死人的事情发生后,一般他们就不敢报了。如果报了中央立即就会把他们关掉。中下级官员的子女如果出 点儿事的话,有的时候中宣部反应比较慢,跟不上。大家都知道会形成一种捂不住的局面。容易形成一种炒热的现象。所以这是中国媒体反映社会现实的一个特有的 现象。”

去年10月,西安大学生药家鑫开车撞人后,持刀杀死被撞者。中国媒体曾广泛报道此案,并称药家鑫为“官二代”。药家鑫被判处死刑,于今年6月执行。对这起案件,李洪宽表示,

“药 家鑫被判处死刑已经执行了。但事后的资料看,说药家鑫是官二代或富二代都是不准确的。他爸也不是官,他家其实也没那么多钱。而他爸也不是做生意的。只不过 当时的新闻媒体形成了那么一个排山倒海似的势力,事实上是干扰影响了中国的司法审判。他死刑现在已经执行了。到现在为止他的父亲还在追究这个事情。还在试 图澄清一些真相。”

现在美国纽约的项小吉律师认为,一起交通事故发生后,媒体曝光肇事司机的父亲是谁,这种现象反映了中国社会深层的问题,

“本 来这是一个公立的案子,只是一个个案,属于简单的交通事故。也跟他们家的背景不一定有什么牵扯。但在社会当中确实有这种现象。他有背景,有势力,那么他就 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他要跟司法沟通、勾结。这种现象在美国怎么处理?在美国很简单,这属于交通事故,交通事故一般来讲是由保险公司来处理。警察 会有个报告作为保险公司索赔的依据。如果造成其它的违法问题的话,他会上交通法庭。如果说构成刑事犯罪那是另外一回事。比如说你是醉酒驾车造成了伤亡,那 么它就构成了刑事犯罪。如果没造成形式犯罪之前,交通事故它是侵权法。它只是民事案件,那么民事案件的话他一般是按照交通法规可能会吊销执照,可能会扣你 的点数,可能会造成一些罚款。往往在造成一些具体的赔损的时候,保险公司会出面来处理。现在这个社会如果不是个法制社会,而是个特权社会的话,他的处理方 式和美国这种法治社会的处理方式就会完全不一样。中国是看谁的官大,谁更富有能够勾结司法部门,谁就能够得到有利于他的那种解决。”

项小吉认为,中国社会“仇官”、“仇富”的情绪正在扩大,并走向极端,

“那 么这样对民众这一方就造成极大的反弹。他认定只要你的官大就一定能够过失伤人,如果你更加富裕的话,你就一定是过失伤人。所以就造成这么一种社会风气。按 说不应该有这种所谓的子罪父坐的一种现象。按照一个正常的法制健全的国家,不能说儿子犯了罪,你就牵连了父亲,子罪父坐。药家鑫这个案子。不能因为他犯了 罪就牵连到他父亲,其实他父亲也没什么关系,也没太大的背景。但是人们心里成了一种习惯。说明这个社会是一个病态的时候,是法治完全扭曲的社会。”

另 据新华网消息,9月18号晚,浙江温州市民马文聪在停泊奔驰越野车时,与路边小店老板发生争执时,打伤其幼女,后来还驾车撞伤路见不平者。有目击者称,马 文聪曾高喊 “我爸是市长!”。不过温州市警方调查显示,马文聪的父亲不是市长,只是一名商人。马文聪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

1 comments:

当年的样板戏《红灯记》里就有这么一句“仇恨入心要发芽”。红歌“二月里来”也有类似的歌词“种瓜的得瓜呀,种豆的收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天朝的官员天天都在民间撒仇恨的种子。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