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星期五

为什么我们没有实现真正的宪政共和?


2011年,中国大陆官方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大张旗鼓地纪念中共建党90周年,同时也虚应故事地纪念辛亥革命 100周年,从表面舆论上看,90周年大大压倒了100周年(这也是中共中央宣传部早就部署了的任务),但实际上,知识界的真正兴趣在纪念辛亥革命100 周年,而且关注的焦点是:我们的前辈先烈、志士仁人的宪政共和理想为什么在一个世纪之内屡经挫折,我们离真正的宪政共和还有多远?

亚洲第一共和国的荣耀
辛亥革命的直接后果和最大意义是结束了满清王朝的专制统治,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这不但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而且在整个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也是划时代和里程碑式的事件。
100年之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居然有一些学者文人大力论证,说中国由于自己的历史特色、思想文化传统, 不适合采用宪政民主制度,目前的一党执政最符合中国国情。这种论调与100年前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抛头颅、洒热血为宪政共和英勇奋斗的事实完全不符合,与 专制王朝中保守、反动分子主张的“铁打江山,千秋万代”如出一辙。
辛亥革命胜利和中华民国建立之后,尽管长期存在军阀、政党、政客为了私利的斗争,出现过短暂复辟以及贿 选、“猪仔议员”等丑恶现象,以至于我们说中国还是“有宪法而无宪政”,共和国是名不副实,但用历史的眼光看,近100年前的宪政共和的制度和社会氛围, 与今日中国大陆的现状相比,还是不可同日而语,那时中国人在言论、信仰、结社等方面享受的自由,仍然要令今日的我们羡慕不已。
我们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如果用大陆来代表中国,那么中国的宪政民主(说客气一点是)进步甚微,我们要问,原因何在?
三民主义与训政
中国人绝非与宪政共和无缘,辛亥革命胜利之后建立的中华民国,历经艰难曲折,已经较为充分地实现了宪政共和。同样是在中国的大地,对于同种同文的中国人,不可能用文化、历史、传统来作解释,我们只能问:为什么在国民党治下能做到的事,在共产党治下就不能?
会有人说,不能美化国民党,不能把国共两党说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国民党也曾长期专制,拒不实行民主自由。在此,不争国共两党的优劣,只谈一个根本性区别。
国民党信奉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同时认为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宪政民主不可能一蹴而就,把实现其目标 划分为“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它大遭诟病之处是训政的时间一拖再拖。共产党对训政极尽丑化攻击之能事,把它说成是压制民主、压制人民的政策,是 “把群众当阿斗,把自己当诸葛亮”的官僚作风。
训政时间太长,有主观原因:任何掌权者都不情愿权力被分享,更不愿意把权力交出去;也有客观原因:国家处于军阀割据、不统一的局面、日本的入侵、国共内战,等等。但我们要看到,训政对于实现宪政共和,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国民党从来没有否认“还权于民”的承诺。
马列主义与“大民主”
与三民主义和训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共产党的马列主义和“人民民主”,一方面提倡阶级斗争,推崇专政,一 方面明目张胆地否定自由、民主,直到今天,针对实行宪政民主制度的建言,其人大委员长还明确重申“绝不搞西方那一套”。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宪政共和不是 所需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是坚决不要的决心。
往坏处说,国民党的长期训政相当于一个人欠了别人的钱迟迟不还,找各种理由(有不得已,也有借口)拖, 但从来没有赖账,债权人虽然不满意,但要起账来总是理直气壮。到了上世纪70年代,在国民党领导人蒋经国的主导下,台湾开启了真正还权于民的进程。而共产 党则把自己的专政说成是“人民民主”,甚至把“无法无天”的状态说成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们群众的大民主”,说到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党不但分毫不 欠,而且有“比天高,比海深”的恩情。
2011年,中国大陆举行基层人民代表选举,一些公民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表达了参选意向,结果遭到打压、拘捕。
中国大陆的情况表明,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我们离宪政共和的目标还十分遥远,要实现100多年前的理想,任重而道远。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中国共产党十分清楚认识到「有民主就没有共产党,有共产党就没有民主」,有了民主中国人民不会选共产 党,所以他们极力反对在中国实行民主自由,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利不惜牺牲中国人民的利益,而且用中国人民的血汗来建立强大的军队捍卫自己的利益,这是全世界 人民有目共赌,现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都有民主自由,而13亿中国人没有,我替中国人感到悲哀和难受。未署名

中国人实行民主制度前,有很多功课得作。第一得学会尊重别人不同的意见及多元价值的声音;第二得学会制定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游戏规则,而且大家照这个游戏 规则玩,不要像马政府一样别人参选叫来乱的,叫千古罪人? 那是会笑掉人民大牙的;第三学会论述说理,千万别指着别人的鼻子骂你不认祖宗是民族罪人这种话,因为清朝卖掉台湾的时候,可没把台湾人当自己人;第四学会 体谅不同意见人的立场,用沟通代替威吓来寻求共识。 大哥说话,小的们都得听上二句,但请体谅我们头上大哥不只一位,总要让小的们好作人。陈素芬, 台湾

我们讲这些不是要阻止中国民主化,而是预先告知你们,这个东西不会解决你们想解决的问题,因为我们就没 有因为民主化而解决这些问题,同时放眼全世界的民主国家,有那一个国家敢跟你们保证,民主可以解决贪腐及利益团体透过游说政治献金掠取国家资源的问题呢? 否则华尔街肥猫如何来的? 现在欧盟的欧元风暴如何形成的? 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制度,你只能跟着当时的社会环境及氛围来采取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制度罢了! 中国人如果想民主化,就得接受民主化的无效率及凡事议而不决,及利益团体庞大的游说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台湾人会不时提到小蒋的原因。 你们接受一个新的制度就得同时接受它的缺点,这才是正确的观点。陈素芬, 台湾

为什么中共建政【逾60年】了,还【未能实现】真正的【宪政共和】?答案得要从中国共产党的【本质】与 建政的【过程】去寻找。中共是靠【勾结俄共】起家的,是靠【绵密的组织】发展壮大的,是靠【枪杆子】获得政权的,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建政后,自然 而然【不容】人民私下与外国有染,【不容】人民自由发展组织,紧紧【抓着】军权警权不放,【集】行政立法司法于一身,【严格管理】宗教信仰,【全面操控】 通讯与媒体,一切一切,全都是为了【防范】人民走它的【老路】。有此【思路】,要中共【实现真正的】宪政共和,【可以吗】?孟光, Hong Kong

台湾的民主跟美国的支持关系应该这么说:没有美国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了美国人,我们也不知道该 怎么办?因为五十年代起,美国在台湾推动的民主运动,实是「两个中国」政策,我少时,就听到一美外交官,咨询先父:高玉树(台籍大老,台北市长)是否适合 当「台湾国」总统?结果,今天的台湾一直陷在统独之争中,而没能一开始就形成患难共识,谈这百年中国,先要弄清楚时代幕后背景。何锆, 台湾

徐先生说得极是!中共否定宪政民主是与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我觉得还有一条是,蓄意丑化、敌视美国的洗脑宣传。台湾的民主化没有美国的支持,会更困难些。汉族的沙文主义、大一统心态也是共和的障碍。paul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