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8日星期日

中央政府派遣“钦差大臣”督查物价



2010-11-27
在中国,许多关系民生的商品价格不断攀升。中国国务院决定向全国18个省份派遣督查组。中央政府向全国各省派遣督查组,以稳定物价。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为此邀请中国广州经济学家党爱民和江苏扬州社会问题观察人士徐祥进行讨论。
记者:“首先我问一下党先生,你作为经济学家现在国务院督察组奔赴中国18个省份督察物价和保民生的工作。再加上最近发改委拿出的《国十六条》来进行物价的控制,应对这个现在不断攀升的物价和不断增加的通货膨胀的压力。那党先生,您认为能奏效吗?”

党爱民:“现在物价上涨的主要根源主要就是出口过度,或者就是我们这个出?太多了,把东西搞到外面去了,然后把钱搞进来了。货币进来了,东西搞走了,这样就导致了通货膨胀。所以现在要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首先要解决顺差的问题,你把东西搞出去,你要搞点东西进来,不能老搞货币进来把东西搞走。那么,前几年也没有说是派什么督察组去督察物价,反而物价比较稳定了。那么现在突然这么一搞,既然它要上涨了肯定是市场的原因, 你派个督察组来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对不对?另外,现在有很多出口型的企业专门外向型的企业,它吸收了很多劳动力,现在农民都出来打工,家里面没人种菜,没人种粮,那么农产品就涨价。这样也通货膨胀,那么从微观上看也是过度的出口。”

记者:“那你们现在国务院督察组奔赴中国18个省份来督察物价,保民生的工作,能不能奏效呢?因为我看到新华社发的文章中有一个图文并茂的部分,它以食品为何涨价为例说‘食品为何涨价的第一推手,农资的刚性涨价助推了粮价的攀升。因为近年来化肥农药等农资物价总体上涨;第二,城市务工的涨薪拉升了务农的成本,因为现在农工荒导致农村劳动力价格迅速上升;第三,城镇的地价高涨传导农地的看涨。因为现在的城市地价上涨拉动了城郊的地价,传导至农业地价;第四,新华社的文章说涨价反映了所谓的价值回归,改善食品价格的调控。那我想再问一下徐先生,你贴近社会,在社会上游走四方,观察得相对比较近一些。那么最近一段时间老百姓都在说房价上涨、粮价上涨、油价上涨、奶价上涨、菜价上涨。一句话,什么都涨。就是工资和津贴没有随之同步上涨。那么,刚刚听党先生的分析,你认为现在中国政府的这一系列举措,向全国各地派督察组,能不能奏效?

徐祥:“刚才党先生从宏观的角度谈了一下通货膨胀。其实我想从我个人角度来谈一些事情。比如说我现在个人在几年前买的房子一直没涨,但今年这一套房子就涨了50万,我不知道是喜还是忧?我感觉到有点后怕。我目前住在一个二线城市。我住在江苏扬州地区。我不知道哪个黑手在后面推?这几年房价是慢慢涨。今年温水煮青蛙,突然青蛙跳出了水面,下了我们一跳。其实,中国的经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今年这个通货膨胀跟中央政府搞的节能减排、限电也是有一定关系的。因为它的节能减排,导致了很多炼油厂,柴油出不来,像扬子石化,金陵石化,最后导致了油的紧张。油紧张之后又导致了这条生物链上的一些行业像比如物流行业。物流行业拿不到油,运货的过程中周期会加长,加长之后我的运费就要上涨,我的运费上涨我很多像农业产品,工业产品随之也涨价。那这一涨价就应了一句古话,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到最后中央政府种下的这个恶果让我们百姓吃,这个很痛苦。不要以为我的房价涨了,我们很高兴。我们很害怕。”

记者:“但是徐先生,现在你说推手就是中央政府,那么现在中央政府向全国各地派督察组能不能控来制物价保民生呢?”

徐祥:“它这个属于是善后,它为自己的一种不理智的政策来善后。我认为在这种高压政策的高压之下,很多地方官员考虑到乌纱帽的问题调一些军用物资、一些国家储备粮供应市场可以暂时平抑一下物价,但到最后他还是会随着春节双节来临会爆发的。”

记者:“既然你这样讲,徐先生,我再问一下党先生,国家统计局的姚景源这几年说中国要是想控制好通货膨胀,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地方政府这个官员的政绩挂钩,和他们的乌纱帽挂钩才能做得有效。那姚景源提出的这个建议有没有可能被实施?”

党爱民:“他这个物价和乌纱帽挂钩这个办法倒是挺好的,但问题还是我刚才讲的,以前也没有物价上涨的问题,也没有和乌纱帽挂钩。物价是稳定的。最关键是要解决物价上涨的根本原因。我感觉到中国物价上涨问题可能还是要听一下全世界经济学家的呼吁,让中国的汇率问题需要调整。如果是由于汇率低估导致的物价上涨,我们赶紧调汇率;如果是农产品上涨或者农民工的工资上涨引起的这应当是好事情。刚才徐先生讲是节能减排的问题。其实归根到底还就是一个资源配置的问题。这个事必须由市场来解决。那么多资源拿去出口换了货币了,货币进来了,东西出去了。那肯定通货膨胀了。前几年一直这么搞,只不过就是可能资源还是没有完全用完,现在可能就已经达到了极点了。”

记者:“党先生,刚刚你说现在通货膨胀还是一个市场的问题,但是我看到国内有评论文章认为政府向全国各地派督察组进行督察是对的,而且他们说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那你认为是说现在面对中国这个通货膨胀,这物价的不断攀升,政府不该过多地干预?”

党爱民:“干预一下是可以的,但是我认为你这个市场的力量还在那里,就说你没有解决问题,干预到最后只不过把这个东西压住。如果是市场要涨,那政府是干预不了的。经济学家不是讲的最多的一句话:通货膨胀是货币现象,对不对?你现在东西出去了,钱进来了,这肯定要通货膨胀,你压可以压一时,不可能长期压下去。所以,我认为现在既然通货膨胀了,赶紧把汇率调一调。不要那么多的审查。这件事情是当务之急,马上能做得到的,比派督察组还要管用。”

记者:“你是说让人民不升值了?”

党爱民:“对。”

记者:“那徐先生,你认为面对这个物价刚刚党先生说,现在中央政府派督察组出各种各样的政策,地方政府也出各种各样的政策来限价保物价,只是保了一时,不可能保长期。那老百姓面对现在中国这个不断攀升的物价状况,该怎么应对?”
徐祥:“一般老百姓可以说是怨声载道,标本兼治是不可能的。它的表面的稳定其实蕴藏着更大的海啸、更大的威胁。到最后不可收拾,因为目前中国搞的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就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但是它的经济又是双轨的。一个双轨的经济怎么能收放自如呢?”

记者:“那党先生,你认为现在在政府的干预下派督察组来限价保民生,你认为最终会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呢?”

党爱民:“像大蒜这样的恶性炒作的事情可能派个督察组可以给它平抑一下,压一压。但是如果是来自真正反映的市场需求的,这个东西它肯定是压不住的。经济规律就是这也样的。”

记者:“那么,面对不可违背的经济规律,老百姓该怎么办呢?”

党爱民:“老百姓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记者:“老百姓听政府由命也不行,听市场由命也不行,难道听天由命,问天无解吗?”

党爱民:“那倒是…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与中国广州经济学家党爱民和江苏扬州社会问题观察人士徐祥讨论中国目前的物价上涨等问题。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