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大家谈中国:拆迁为求发展还是饱私囊?


重庆钉子户
一度闻名全国的重庆钉子户
“为了发展,就得拆,没有我们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江西万载县某官员的这句话,激怒了前往该县讲课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于建嵘。
他愤然离席而去,随后将此事发上微博。该官员的这一雷人话语迅速被众多网友围观,并被推荐进入“年度最牛语录”。(11月2日《天府早报》)

最牛语录

时下,拆迁在咱中国似乎是一个热门话题——不但因拆迁时常引发一系列带着血腥味的轰动性事件,很多官员也因此爆出了不少耐人寻味的“雷人”话语;这不,“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方唱罢,“官员不拆,知识分子吃什么”就粉墨登场了,兀的不好看煞人哟也么哥!

为了发展,就得拆么?答曰:非也!远的不说,香港就是最好的例证。我每次去香港,总觉得香港破破烂烂的——因为香港政府注重保护公民的产权,不存在强拆,所以它的街道狭窄,房子破旧,似乎和其国际性的大都会的地位不相称。
殊不知,也许正因为这样,香港才能在经济社会的发展上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如于建嵘所言,“现代社会就是以保障个人基本权利为基础,你们这些人(指政府官员)最要做的就是确保个人权利。”——这一方面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另一方面也是某些国家的经济社会良性发展的秘密所在。

最大破坏力

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在其《资本的秘密》一书中指出,资本主义之所以在少数国家取得成功,而在大部分国家发展缓慢,其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在资本主义取得成功的少数国家,拥有非常完善的所有权制度,其公民几乎所有的资产都获得了法律上意义的明确的所有权表述,不但受到法律的很好保护,而且可以自由流通,或转化为资本用于生产过程。
换言之,对公民私有产权的尊重和保护正是现代社会发展和进步的秘密所在,而“强拆”则恰恰就是对公民私有产权的粗暴践踏——在此意义上,“强拆”是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大破坏,只要有“强拆”,就不可能有实质性的或真正意义上的发展。
官员不拆,知识分子吃什么?在以知识分子的恩主以居的江西万载县某官员看来,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这句话的前提是——就像文革时期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一样,只要官员一拆,就能带来经济的发展和繁荣,而经济这块蛋糕做大以后,分蛋糕的官员们将会施舍知识分子一块更大一点的蛋糕。
然而,一来,拆或强拆未必会带来经济社会的良性发展,其结果很可能恰恰相反;二来,即便如此,知识分子也未必能分到一块更大的蛋糕。何况,大部分知识分子都是靠自己的诚实劳动谋生的,因此,官员拆不拆的,和知识分子吃什么实在没有多大的关系——至少,官员绝对不是知识分子的恩主——如果一定要说有关联,那就是于教授所说的,“没有他这样的书记我吃得更好!”
因为,这种官员所侵犯和损害的不仅仅是那些被拆迁公民的利益,更是对全体中国公民最基本人权的粗暴侵犯,同时也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社会的良性发展。

“拆”与“财”

既然如此,为何官员们大都热衷于“拆”呢?网上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或许是这个问题的最好注脚:
有一个市长因为各种问题,被判了死刑。但因为他已经是癌症晚期,所以改判为死缓,让他在医院里治疗,他的位置由一位新市长接任。新市长接任后,为了表示对老市长的关心,特意来医院看他。两人寒暄一阵后,新市长看旁边没有人,就问老市长:“大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老市长说:“你说吧,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好,我就不客气了。
我一直想不通你是怎么搞到那么多钱的!”新市长问道。老市长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他对新市长说:“你拆(猜)!”新市长想了半天,摇摇头说:“我猜不出来。”“你再拆(猜)!”老市长又说。新市长经过冥思苦想,还是摇摇头说:“我还是猜不出来。”老市长提高了声音说:“你使劲拆(猜)!”新市长一听恍然大悟,他翘起大拇子对老市长说:“高,实在是高!”
由此可见,官员不拆,并非知识分子吃什么的问题,而是官员自己吃什么的问题。正因为在我国公民最基本的人权得不到有效的法律保护,所以公民缺少与政府官员博弈的权力资源,不可能形成对官员或政府行为的有效监督,因此造成了政府官员的系统性或曰结构性腐败。
正如美国学者苏珊.罗斯.艾克曼在《腐败与政府》一书中所指出的,在一个对公共空间缺乏有效监督的国家,其官员最喜欢上马那些在较短时间内就能完工的项目,因为只有让纳税人的钱快速流动起来,官员们才有上下其手的机会——拆迁正好就是这种项目。
至此,到底“为了发展,就得拆”还是为了官员的私利就得拆,就像光脑壳头上的虱子一样,已经是很明白的事了。
请各位读者使用下表就本文发表意见:

读者反馈

个人以为,公共利益与私人利益,在多数情形下并不像中共宣传的,有你无我,零合关系。谁说肥私就一定要损公?谁说为公就一定要忘私?若没家庭的幸福富裕,哪来民族的幸福富裕?民弱,国岂能强?建国,本意就是保多数家庭的幸福。依法行政,补偿充足,真正公利和合理私利,必能互促互谅。可中共在拆房中宣传的公利,却是以公为名,抢劫民财为实。抢的民财,又以国家这一公权机构,非法送到官员私囊。明白地说,国家抢人民就算真正为公也是不对。而中共的拆房经济,是强权官员私人对无权百姓私人的抢劫。更错上加错。至此,国家变成了强盗手中的凶器,使国家也成为了非法和不义的存在。中共之错在于枉法, 枉法之因在于独裁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